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公主与侍卫 > 第3章 我叫江云

第3章 我叫江云

  在宁清城与宁清公主府起初的日子,过得平淡而充实,即便侍卫队长于肇多有不满,江云于他更像一个局外人,习惯孤寂磨练的江云对公主府的禁军权力毫无热衷之心,眼里便只有她的安全,于肇虽放下心来,但比试之心愈发热切,常常邀他比武,江云置之一笑,未曾出手。

  宁清公主的生活很忙,时常出府,这个月都只是到封地,视察河流堤坝的稳固,到某个村镇的灾地赈灾,调度盐铁的市场价格,接见耆老士绅,等等之类的事情,都需要马车出行。

  这个时候江云随从护行,所幸封地之内算是河清海晏,在宁清的手腕之下,真正做到了“宁清”,并无值得江云出手的人,在宁清城的几番路途,也暂时没有刺杀、抢劫等事发生。

  按宁清公主无意中透露出的意思,她请皇帝陛下高价购来人榜神卫江云,除了最大限度降低来自本国的人身危机之外,还有近来她要离开封地,正在准备出使江国,谈谈两国边界的事情。

  三进院落的一间小花厅,打开一排排窗子,明媚的阳光直射进来,花园里应时的花正在盛开,蝶舞蜂采,光线映得她的脸庞也明媚起来:“雪晴跟本宫说了,江先生想告假进一趟燕城,可是有什么急事?本宫这两个丫头,心性倒是不错,只雪晴懂事些,雨霁娇惯坏了,先生多多担待。”

  按理后面的事情,她本不用过问的,大可把他当作一件工具,他本是她付出了代价得到的东西,可她偏偏过问了,无形中给人以好感,宁清公主凭此驱策了不少忠臣良将。

  江云抱剑站在开着的那扇门边:“公主殿下,在下在燕城有一位故友,也有一些事,但并不干涉府上的内务,我那故友不过开寻常酒楼的掌柜罢了。再说有殿下的丹药制衡,在下也不敢不回来的。”

  “你太小心谨慎了,比本宫还考虑得多。”宁清公主回身,长长的裙子直拖到一尘不染的地面上,就是她坐下来的姿态,也甚是高贵优雅:“本宫准了……咳咳……”

  不经意间,好像犯了旧疾,她以帕掩口,轻咳两声。

  “草谷国医师炼制的灵丹妙药,与日铸国的兵器一般,闻名天下,宁清城不缺银钱,殿下何不……”江云迟疑开口,倒不是怎么关心她,试探试探,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说不定能得到关于解药的信息。

  “罢罢罢!本宫这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先天而发,草谷国与青国接壤,时有兵戈,药不好买,医师又是稀少的职业,便是有,先天之病也是难治的。”宁清公主站起来背对着他,一只素手伸出宽大的绸袍,难掩那身姿的窈窕婀娜。

  片刻,她若有深意地盯着他:“莫非你认识的那位故友是草谷国医师?”

  江云矢口否认:“不是,是南疆的人,不信公主可以去查,她不过精通一些巫蛊之术罢了。”

  “南疆……多么遥远神秘的古国,如此本宫就放心了。”宁清公主对月月丹很有信心,草谷国医师也没几个能破的,她好像累了,以手扶额:“你去吧,离江国之行还有些日子,本宫不急这一时的。”

  江云微微作揖地告退,这些日子下来,宁清公主的名头一点儿也不虚,确实是个女强人,很有手腕与头脑,自然民间最关注的还是她的美貌姿色,她的容貌,比才华还要出彩。

  似乎跟着这个雇主也是不错的选择,现在彻底脱离神卫堂的组织是不可能的,否则当时出师就可以一走了之,他们早已想好了种种制约,而宁清公主也需要他这块牌子,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状况要好太多了,还在忍受范围之内。

  策马出了宁清城,江云在一路官驿上想着这些,这条官驿往北通行,途中山如燕尾,林海滔滔,麦浪阵阵,景色还很怡人,约莫行了半天,到了燕城南门,出示公主府的牌子,城门守卫才放他进去。

  燕城南区是一幅富贵景象,车水马龙,商贾云集,冠盖满京华,市民皆井然有序,就算有官府的马匹奔行进来,也不会引发观望,他们仿佛习惯如此。

  江云下马步入这喧哗的闹市之中,四处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