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我意逍遥 > 第一部 九 结交

第一部 九 结交

  进门的当然不是厨师,而是赵望,他熟练地刷卡打开别墅外围的铁门,一手拎着高保温食盒走了进来。

  沙凌坐在树上探头探脑,水杉树的位置就在正门的路上,他正好将来人看得一清二楚,那是一名三十三四左右的中年男子,身高一米八左右,穿着一套很正式的西装,五官端正,颇有些气派,看上去不像个厨师,这是沙凌的第一念头。

  那男子忽的脚下一顿,接着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离水杉树不到十步的地方,他突然抬起头,视线直对上沙凌。

  那双眼瞳锐利之极,好像猎豹盯住它的猎物,有一种将人定住的杀气。

  沙凌居然无法在这煞气腾腾的眼光中移动分毫。他不过是个普通人,哪里见过这满含杀气的目光,若非心志坚定不比从前,只怕就会心慌意乱地跌下高树了。

  赵望练过硬功,又在黑道混过,第六感相当敏锐,像沙凌这样毫不掩饰的盯视目光,是不可能察觉不到的,但是盯着他的视线并没有恶意,否则他就先下手为强了。

  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高高的树上蹲着他尊贵的客人。

  想不到对方还这么有顽心,赵望心中暗笑,目光柔和下来。

  沙凌顿时感觉那种令人窒息的压力消褪,就算再迟钝,他也知道树下的那个人不是寻常人了。

  偷窥被捉,还有什么更尴尬的事吗?

  沙凌的脸红了红,抓抓头。

  “是沙先生吗?”赵望扬声问。

  沙凌几乎感觉到对方语气中隐含的笑意。看看自己的形象,像个猴子般蹲在树上,也难怪要被笑了。沙凌好歹在社会上历练了数年,脸皮有相当的厚度,稍稍红了一下,也就呵呵而笑,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到赵望面前,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啊?”看到他在蹲在树上没有意外的反应,看到他跳下,也不动声色,之前又如此敏锐地洞察到他的视线,这个赵望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是武道中人?

  赵望眼睛一亮,随即深深地收敛起,从十几米的高度跃下,就像从一米高的地方跳下一般轻松,而且落地的声音轻的就像正常人的一步而已。这种功夫,啧啧,此人至少在轻功上已登峰造极了。或者只有影子堂的老大能和他一敌了。

  然而此人看来还只是初涉江湖,经验浅少,若能结交,也算得一大臂助了,再不济,多位朋友也是好的。

  赵望避而不答,一言带之:“直觉。我是赵望,忝为隐龙山庄的经理。”

  “啊,我是沙凌,赵经理怎么亲自……”沙凌纳闷地瞟了一眼他手中的食盒。

  赵望颇有深意地道:“沙先生是难得的贵客,若是让人不小心惊扰了沙公子,岂非罪过?”

  --------难得的贵客?-------不小心惊扰?沙凌的脑子急速转动起来。

  “嗯!”赵望微微眯着眼,眸光闪动,直看得沙凌浑身泛寒。

  或者是在自己某次“发呆”时,被他看到了绕体的灵气?福至心灵,沙凌忽然想到这个问题,脱口问道:“是不是那天……”

  赵望点头,压低了音量,诚挚道:“打座时切忌惊扰,沙公子也太不小心了点。”他本不打算与沙凌说这件事,但是看沙凌应当是初出茅芦的子弟,性子又颇友善,他提醒这一句,应当不会惹恼对方,反而会留下一点好印象。

  果然,沙凌闻之,又是愧意又是感激地道:“多谢赵经理提醒了,我实在太不当心了。”沙凌浑身一阵一阵冷汗直冒,千算万算,算着这里隐秘,但就没有好好想一想,自己一个大活人钻在屋子里那么久不吃不喝,怎么可能不引人怀疑呢?可这也不能怪他,他哪知道会入个定就是一天一夜,没有经验啊。

  赵望见好就收,不再多言。

  沙凌倒是主动搭上话了,上下打量着赵望:“怎么,赵经理也是此道中人?”他含蓄地问。赵望既然说出了“打座”两字,就不知道他是修行中人,还是武道中人了。修行中人的可能性不大,像他这样,偶得机遇,吸收植物灵气,不过两个晚上,就已身体轻盈至斯,赵望明显远远没有他的境界,沙凌否定前一个,再看赵望一瞬间泄露的杀气,更像是个混过黑道的武者。

  赵望呵呵一笑:“沙公子。”

  “别,”沙凌连连摆手,道:“赵经理别这么生份,我可不是什么公子哥,就喊我小沙得了。”

  “那怎么行!”

  两人一番推托,沙凌遂道:“这样,赵经理不嫌我高攀,就喊我一声老弟,我喊一声老哥,如何?”他有意打探赵望对他的情况了解多少,还有对“打座”又了解多少,自然语气往亲热的方向靠。

  赵望也有这个意思,两人相视一乐,赵望道:“那我就托个大,喊一声沙老弟。”

  “得,老哥,快给我说说吧。”沙凌笑嘻嘻地撞撞他。

  赵望一脸遗憾道:“我可没老弟你这么运气,只是练过些外功,在道上混过几年,长了点见识,听闻几位大侠的名声,知道有内家心法这回事。”

  “哦。”沙凌恍然大悟,原来在道上混过,难怪感觉那么敏锐。沙凌没有师傅指点,也没得传什么道书,但是他一直认为像自己这样吸收天地灵气-------植物灵气也是其中一种,应当是修道,而不是内功,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先天之气,一个是后天之气。

  既然不是同类,沙凌也就失了再问的兴致,但是心下记住了赵望,若是赵望不把他打座的事情泄露出去,那么他承这个情,以后若有机会,自会还报,否则,沙凌就考虑换个地方居住了。

  为赵望倒了杯酒,沙凌道:“老哥,拜托千万别把我打座的事情……”

  赵望挥手打断他的话,道:“你放心,事情轻重,老哥是知道的。此事你知我知,绝不会从我口中泄露出去。”赵望原本确实有试探一番,然后向上头汇报的意思,但突然,他改变了主意。他看得出沙凌无意于江湖黑道,既如此,他何必出头做这个恶人。

  “多谢老哥了。”看他说得慎重,沙凌信了七八分。

  两人一饮而尽,又闲叙片刻,赵望告辞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