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抢救大明朝 > 第十二章 大明太子,有债必偿(罗罗求票,有求必应)

第十二章 大明太子,有债必偿(罗罗求票,有求必应)

  “王伴伴,等那些人吃完肉就让他们回家。”

  看着“壮士们”拿完钱,朱慈烺回到大堂,开始和吴襄、吴三辅、王承恩一块儿吃饭的时候,他忽然下了道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的命令。

  “啊?让他们回家?才半天……”王承恩一脸肉疼,“一个人拿了一钱银子,半天就回,这钱也太好拿了吧?”

  朱慈烺一笑“钱太好拿了,明天才会有更多的人来啊!今天才1000人……有一半还是净军和缇骑,怎能上阵厮杀?得让老兵和壮士们回去拉人,这人以类聚,他们一定还认识能赚这一钱银子的汉子,都拉来才好。”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太子爷高明啊!太高明了……这种聚兵的妙招也能想出来。

  北京城内还是有不少壮汉的,谁不想这一天一钱银子还有肉吃,而且啥都不干的好买卖?

  明天就不是三四百个壮士,而是两千三千的来了!

  朱慈烺将众人佩服的目光尽收眼底,心想这招儿可稀松平常了,不就是操纵股价的庄家吸引散户跟风的路数吗?先给甜头,等杀进来的散户多了就该把他们都在高位套住当股东了。

  只是这回要套住的不是散户,而能上战场的壮士……今天是半天拿一钱银子,明天,呵呵,来了就别想再回家了。都老老实实跟着本太子去江南干一番大事业吧!

  不过被套住的还不止这些壮士,吴襄、吴三辅父子,一样被朱慈烺套住了。吴襄写给吴三桂的那封信,就把自己一家三十几口都套进去了——这封信现在就在朱慈烺口袋里装着。这份信往崇祯那儿一送,说吴襄不是朱慈烺的人谁还信啊?

  而且吴家还会越套越深,再也没解套的时候了……是“炒股炒成股东”了,哦,也不对,不是“炒股”,而是“风投”。吴襄和吴三辅这对糊涂父子是那吴家一门三十几口都投了朱慈烺的“天使轮”,而且还只拿了很少的股份。

  从现在开始,老吴家就是朱慈烺这个太子爷夹带里面的人了。

  真是越想越开心啊!

  “千岁爷,”吴襄这个时候忽然放下了酒杯,眉头皱了起来,“您今天还是给多了……给多了就会把人的胃口吊起来,以后再给少了就不好办了。一天一钱银子,哪怕减半,也不过可以长久发放的军饷啊!”

  “可不是嘛,”王承恩一脸肉痛,“咱手里没多少银子啊!”

  朱慈烺哈哈一笑,摆摆手“无妨,无妨……本宫自有叫人卖命的办法,不需要每天都给一钱银子的。”

  吴襄还是将信将疑,“不给一钱银子,那给多少?”

  朱慈烺笑了笑,“等岳父的家丁到了就知道了。”

  吴襄一愣,“老夫的家丁?”

  朱慈烺笑了笑,“还有祖家的家丁,祖家谁在京师?”

  王承恩插话道“是祖泽溥,他有个锦衣卫千户的衔。”

  祖泽傅是祖大寿的儿子,封了个锦衣卫千户圈在北京城,实际上就是朝廷的人质。这人在历史上还去过南京,在弘光朝混了一阵子。后来又跟着左懋第的使团去了北京,在北京和父亲见面,剃发降清,后来还当过清朝的总督。

  不过在这个时空他肯定是完了,被朱慈烺盯上了还能有好?等着被套死吧!

  “叫他也来,”朱慈烺吩咐道,“带上祖家的家丁,明天到内教场来面见本宫。”

  “老夫去叫他来吧。”吴襄开口揽下了这个任务。

  “那就有劳了。”朱慈烺笑着,“请岳父去和他说,他父亲祖大寿虽然降了虏丑,但是本宫知道祖大寿的忠心,知道他是身在虏营心在明的。”

  “这个……这个,该是如此。”吴襄尴尬地笑了笑。他的正房夫人是祖大寿的妹子,两家的关系是极其亲密的,自然也知道祖大寿的心思如何。

  松锦大战后的两年间,祖大寿可没少给吴三桂写劝降信,甚至还想派兵袭击吴襄养老的中后所城堡。如果不是吴家在祖大寿身边也伏了眼线,吴襄现在就该在盛京呆着了。

  朱慈烺和吴襄翁婿两人间的第一顿小酒,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切从简。而且朱慈烺不敢多喝,在他的记忆中,这具十六岁的身体基本没怎么碰过酒精。可别喝得酩酊大醉,那可就麻烦了。

  聚餐之后,吴三辅就先回自家的府邸去报喜并调集人手了。当然了,护驾南幸的事情还得保密。不到最后时刻,这事儿是不能往外说的。

  所以吴三辅只说要带人进入皇城去护驾。至于朱慈烺准备纳吴三妹为侧妃的事情,倒是可以说一说,先让家里人高兴一下。不过还是要关照一声,在中旨下达前,也别到处去乱说,省得一帮文臣横插一脚。

  而在另一头,朱慈烺则让人去自己居住的端敬殿取来了许多“白条”,就是他在昨天晚上亲笔书写并加盖了皇太子之宝的令旨。另外,还让那个守在那里的毕酒城毕中书带上文房四宝一起过来。

  “殿下,这是什么?”吴襄瞧着新鲜,便问了一句。

  “这是期权,”朱慈烺笑着,“是用来发给跟随本宫护驾的壮士的……岳父的家丁也都有一本,本宫也不能让他们白白卖命啊。”

  “那期权是什么?”吴襄还是一头雾水。

  朱慈烺耐心地解释道“期就是未来之期的意思,权则所能得到的财、地、官等等。也就是现在跟随本宫,到江南后可以得到什么好处。

  岳父的那些家丁在关外不是皆有数百亩田庄吗?不是都有十四个月的额饷吗?现在他们抛弃家业,护驾南幸,人人都国家的功臣,功成之后,自然应该厚赏。这份期权,就是约定抵达留都之后,本宫将如何犒赏的。

  本宫是这样打算的,若无官身或官位低于从七品的家丁,便封锦衣卫小旗,赐江南水田田庄300亩。官位高于从七品者,便升官两级至指挥佥事止,赐江南水田田庄500亩。另外,所有的家丁皆赐克难功臣名号,以褒扬其功。”

  这是在发股票期权,哦,应该是土地和官职期权了!

  从七品锦衣卫小旗的官职看着不高,可那也是官啊!吴襄的家丁大多都是白丁,当了官可谓一步登天。而300亩的江南水田对于刀口舔血的家丁们来说,也是一笔巨财。别看他们人人都在关外有数百亩田,但那是小冰河期的辽西旱田,因为天太冷,收成并不高。而且关外现在也没多少人口了,地多人少,有土地也租不出去,很难坐食田租。江南就不一样了,一亩水田一年收个一石稻米的租子不算高。300亩就是300石稻米,碾成白米也有200石以上,换成白银那是好几百两啊!

  朱慈烺笑着对吴襄道“岳父老泰山啊,昨晚上小婿一夜不睡觉,写了一千份太子令旨,都是赏期权的!不仅吴家的家丁人人有份,明天跟随咱们京师壮勇,也人人有份,只是拿得少一点。一人给50亩江南水田,外加锦衣卫校尉的官职。

  另外,所有的家丁、壮勇,都一次发给十两白银的饷银,到天津后再给十两,到江南后再加十两!”

  太子爷的派头也太大了吧?

  吴襄、吴三辅、王承恩听得都愣住了。又是给官职,又是给土地,还给那么多白花花的银子……你家有那么多钱吗?你爸爸有多穷你知道吗?

  朱慈烺明白几人的心思,只是笑了笑“到了江南,就会有钱有土地的……本宫是大明的太子国本,言而有信,有债必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