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恐慌世界 > 第五章 浴缸

第五章 浴缸

  下一秒,闫图便像疯了一样,一把抓住了贺炜,大笑起来:

  “我不害怕了!我也不冷了!

  哈哈,我好了,我没事了!”

  “不是你疯了吧。”

  贺炜被闫图这一惊一乍的吓得不轻。

  或许是听到闫图的笑声,闫图的爸爸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刚要黑着脸说闫图什么,但在瞧见贺炜后,则立马变脸般的露出了微笑:

  “闫图同学来了。你好。”

  “你好叔叔,我叫贺炜,是闫图的同班同学。

  我爸妈今天出差了,所以就过来看看能不能在你家住一晚。”

  “行,你住闫图那屋就行。”

  闫图的爸爸虽然嘴上答应的痛快,但脸上却并不怎么情愿。

  贺炜有些尴尬,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厚脸皮,也不禁在心里面骂起了闫图来。

  都怪闫图没有时限打预防针。

  “你们还没吃饭呢吧?厨房里有饭菜,快过去吃吧。”

  “我们吃完了叔,在外面吃的。”

  “那早点休息吧,闫图,照顾好你的同学,我和你妈睡了。”

  “知道了。”

  闫图带着贺炜进来他的卧室,直到他将卧室门关上,那种兴奋劲仍没有半点儿消退。

  仍在傻笑着。

  “不是闫图你笑个屁啊,有那么好笑吗?

  我让你提前和你父母打声招呼,你不打,刚才要不是我厚着脸皮那么说,估计你爸都不能让我在这儿住。

  瞧你办这事办的!”

  想到之前闫图他爸爸脸上的不情愿,何伟就觉得心里面不舒服。

  “我请你吃饭,真的,我下个月生活费拿出一半请你。”

  闫图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几乎是笑着说的。

  “你少和我扯这没用的。

  我看你就是和我装神弄鬼呢。

  你不说你家冷吗?哪冷了?

  我是一点儿都没看出来,你TM哪里有害怕的意思。

  亏我之前还那么担心你,你还是个人吗?”

  贺炜越说越来气,因为他觉得自己被闫图给耍了。并且对方还不以为然。

  “我之前真没骗你,之前我回到家里,真的会觉得特别冷。

  并且呼吸特别困难。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和我回来,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我信你,我信你就见鬼了。

  哎,你真是要气死我了。”

  贺炜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毕竟他来都来了,再继续说的话他也怕两个人吵起来。

  两个人在房间里又聊了会儿天,之后闫图就将灯给关上了。

  倒不是他们聊得不好,而是都困得不行了。

  每天7点就开始上早自习,早晨6点就得起来,洗漱吃饭,然后再教室一坐就是一天。

  可以说即便什么都不干,工作量都不小。

  熄灯后,贺炜又坚持看了会儿小说,结果一章都没看完,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

  贺炜突然听到房间里有动静,传出一种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下刮噌的声音。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但因为卧室里太黑,他只是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拖着什么出去了。

  而在他适应黑暗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原本睡在他旁边的闫图不见了。

  他睡在里面,闫图睡在外面,但这会儿他身旁却完全是空的。

  “刚才出去的是闫图吗?”

  贺炜觉得闫图可能是去上厕所了,于是也怎么理会,便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而这一次他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便被一阵强烈的尿意给憋醒了。

  结果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身旁竟还是空的。

  闫图仍没有回来。

  “这小子是掉厕所里了吗?”

  贺炜等不住了,因为实在是憋得他难受,于是他穿上鞋子,从闫图的卧室里走了出去。

  客厅里同样黑漆漆一片,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贺炜在墙边摸索了一圈,也没摸到灯的开关,并且他发现卫生间里也没有任何光亮传出来。

  “闫图?”

  “闫图?”

  贺炜压低声音,试着唤了闫图几声,但是客厅里仍死寂的可怕,完全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黑暗和死寂,令贺炜心里面突然变得害怕起来,他急忙跑回了卧室,然后将正在充电的手机拔下来,直到将手电打开他才又从卧室里出来。

  因为尿憋的厉害,所以他也没时间找什么客厅的开关了,几步便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前。

  卫生间的门关着,看样子里面确实是有人的样子。

  尽管贺炜想不通,闫图喜欢摸黑拉屎是一个什么癖好。

  “闫图我憋不住了,你拉完了没有,要不你先起来,我尿完你再继续拉。

  不行了……我就快尿裤兜子了……我进去了啊。”

  贺炜见闫图还没回应他,他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一把推开了门。

  门发出“咯咯”的响声,犹如婴儿在笑一般,贺炜将手电对准马桶,结果发现马桶上并没有人。

  不过他也没心思去考虑闫图到底跑哪去了,于是他将手机放在抽水器上,开始方便起来。

  人在上厕所的时候,尤其是男生,目光都会不经意的扫向四周。

  没有几个人,会一直盯着自己的小“兄弟”看。

  贺炜因为憋得比较长,所以尿的也比较久,于是目光开始扫向两边。

  闫图家的卫生间很大,因为里面不但放着个洗衣机,竟还有一个浴缸。

  但不知道是不是卫生间太暗的关系,他好像在浴缸里看到了什么东西。

  好像……

  好像有个黑乎乎的人躺在里面!

  贺炜不太确定,因为卫生间里的亮光,完全来源于他的手机。

  而手机的电光又不是很发散,所以他并不是很确定。

  当然了,他心里面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方便完了,贺炜按下抽水器的按钮,哗哗的水声这时开始变得刺耳。

  他则将手机拿起来,然后照向了浴缸。

  浴缸里有水,满满的水。

  一根很粗的绳子从浴缸里伸出来,一端落在地上。

  而另一端……

  竟然死死的缠在闫图的脖子上!

  闫图死睁着双眼,整个人都被浸泡在水里,阴惨惨的手电光,穿透浴缸的水面,照在他那张惨白的死人脸上,更是令他显得无比臃肿。

  “我最近特别恐惧回家,因为一回到家里,我就会觉得很冷,很恐惧,更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贺炜连连惊叫着逃了出去,也直到这时他才真正理解闫图对他说的那番话。

  重新归于死寂的卫生间里。

  贺炜掉落在地上的手机,仍然散发着阴冷的电光。

  只是这时候,那电光却开始变得闪烁。

  与此同时,浴缸的水中,闫图那被浸泡的臃肿的脸上,却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