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最强神医赘婿林羽 > 第313章 师父,他也配

第313章 师父,他也配

  望着林羽眼中无尽杀意,万维宸身子吓得直哆嗦,不过他气已经有些喘不上来了,眼珠直翻。

  林羽很想一把把万维宸掐死,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

  他一松手,万维宸的身子噗通一声砸到了地上,宛如搁浅的鱼重新回到了水中,大口大口的喘起了气。

  “万总,今天我留你一命,希望你能铭记教训,珍惜生命,好好的活下去,毕竟生命,可是很珍贵的……”

  林羽声音无比冰冷,说到最后颇有些唏嘘。

  他活着的时候一直努力过好每一天,但最终还是落得了个惨死的下场,而很多像万维宸这话名利双收的人,却不知道知足,非要想着掌控别人的生死。

  “怎么,你没听到吗?”林羽见万维宸没答话,声音不由一沉。

  “听……听到了……”

  万维宸声音颤抖,身子也如寒风中的秋叶般瑟瑟发抖,低着头,始终没敢看林羽的目光,显然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脱离出来。

  “那你记住了,如果下次我的家人朋友再有任何危险,我全都算在你头上!”

  林羽狠狠的撂下了一句话,接着转身大踏步朝门外走。

  全算在他身上?

  万维宸满脸苦色,有口难言,这……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望着林羽渐行渐远的背影,他紧紧的攥住了拳头,眼神变得分外的复杂。

  林羽从万家出来之后便直接回了医馆,让他惊喜的是,叶清眉已经醒了过来。

  他一进内间便看到叶清眉已经坐了起来,靠在枕头上,手中抱着一杯热水,跟江颜正开怀的聊着什么。

  虽然她的面容还是微微有些泛白,但是精神状态很好。

  林羽身子猛地一颤,眼眶不由有些微微干涩,这一天一夜,他可一直都是在煎熬与担忧中度过,从医这么久,他还从未因为任何一个患者有过这种心理。

  再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心头迟疑,想进去却又生怕打扰到她俩。

  经历过生死,叶清眉一定有很多话要倾诉吧。

  “家荣!”

  叶清眉看到林羽后轻轻地唤了他一声,音量不大,但是微微颤抖。

  其实她昏迷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有意识,她心里一直念叨的虽是小羽,但是脑海中却跳出“何家荣”的面容,她已然分不清眼前的“何家荣”到底是谁,全因为他给她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太多太多了。

  “学姐,你……醒了啊?”

  林羽说话的时候有些拘谨,宛如当初第一次见到叶清眉时的羞赧。

  现在的他,多想以林羽的身份坐到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倾吐她昏迷时自己的担忧之情啊。

  可惜他不能,现在的他,是江颜的爱人。

  “我出去洗洗毛巾,你们俩聊一会儿。”

  江颜非常有眼力的拿起旁边的毛巾走了出去。

  “家荣,谢谢你。”叶清眉冲林羽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虽然她知道跟林羽提谢谢有些生疏,但是她还是要说。

  “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林羽笑道。

  “还行,就是……会留疤吗?”叶清眉眨眨眼,半开玩笑半担忧的说道。

  “不会,我的医术你还信不过吗?”林羽苦笑着摇了摇头,女人就是女人,永远把美放在第一位。

  “家荣……”

  叶清眉突然主动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林羽的手,柔声道:“要不,我们回清海吧……”

  林羽面色一紧,赶紧安慰她道:“学姐,这次是我没保护好你,你放心,以后绝不会……”

  “我不是担心我自己,我是担心你……”

  叶清眉轻声打断了,水灵灵的双眼一凄,满是柔情的望着他,“我知道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我不希望你出事……”

  林羽喉头一顿,宛如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心中凄凉无比,她关心他,他当然知道,如果不是她,那一枪,打中的可就是他了。

  他只是觉得亏欠,一个可以为他付出生命的女人,一个他原本奉为一生信仰的女人,自己却不能亲手给她幸福。

  “放心吧学姐,事情我都已经处理好了,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林羽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柔声宽慰道。

  虽然叶清眉这一次伤的比较重,但是奈何林羽的药膏太有疗效,没两天叶清眉就恢复如初了,而且腰部的弹孔一点疤痕都没留下,以至于晚上回家后她还有些不相信的抓着江颜的手在她纤细白皙的后腰上摸个不停,江颜摸着摸着就摸到了她耸翘的前胸上,惹得她一阵娇笑意。

  “你俩能不能注意点影响!”

  恰好经过卧室门口,看到这一幕的林羽一边擦着鼻血,一边怒喝。

  经过他去万家这一闹,万家的人算是彻底的知道了他的厉害,但是会不会就此罢手,并不能确定,毕竟现在万家的家主不是万维宸,而是万士勋。

  林羽听说过,这个在商海浮沉中先后被人暗算三次,三次死里逃生的老爷子可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儿。

  不过林羽希望这次他能容忍自己这颗沙子,毕竟眼瞎了总比命没了的好吧?

  这天寒风呼啸,随着深冬的来临,京城的气温也骤然间低了下来,医馆里病人也多了起来,叶清眉被江颜强行留在家里休养,没来医馆,而林羽也因为药厂那边有事,去了药厂,把医馆交给了窦辛夷,临走前对她千叮万嘱,如果有碰到严重的病人一定记得给他打电话。

  窦辛夷嗤之以鼻,满脸的不屑,她来了这么久了,一点没从林羽身上看出什么过人的地方,所以心中对林羽的轻蔑之情也愈发的浓厚,暗想要找机会跟林羽闹翻,借机回家。

  主要在这里接诊的日子实在太过无聊,每天都是接待些头疼脑热的老大爷老大娘,没什么挑战性,像她这种少年有成、心比天高的人,向往的自然是那些更高层次的大平台。

  但是她不知道,中医讲求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

  “医生,麻烦你帮我爱人看看吧!”

  这时一个急促的声音传来,从门外急匆匆的走进来一对中年夫妇,中年妇人歪着头,一直捂着脖子,脸色胀红,神情非常痛苦,动都不敢动,连走路也都是小心翼翼的。

  窦辛夷看到中年妇人的状况后眼前一亮,终于来了个有点挑战性的病人,急忙说道:“快,快扶她坐下!”

  她赶紧起身示意排队的病人先等等,随后快步走到中年妇人跟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周末,我爱人在家休息,我们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结果她一歪头,脖子就动不了了,疼的眼泪都出来了!”男子急切的说道。

  “手拿开,我看一下!”

  窦辛夷赶紧吩咐中年妇人把手拿开。

  “你?小医生……何医生在吗?我想请何医生过来看看。”中年男子上下打量窦辛夷一眼,有些不太相信她,想让林羽过来帮忙医治,他是附近的居民,对于何神医的名声也是有所耳闻,这也是他们没去医院,选择来回生堂的原因。

  “他不在,我来看也一样。”窦辛夷皱了皱眉头,听到男子质疑的语气,颇有些不悦。

  “辛夷,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先生吧,让他回来一趟!”厉振生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虽说她知道窦辛夷的医术不错,但是这个患者情况太特殊了,而且患处又是在脖子这么重要的部位,直接关联头部,万一出个什么问题,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依他来看,还是把林羽叫回来的比较好。

  “他?!”窦辛夷冷笑一声,浓重的嘲讽道:“他的医术还不如我呢!”

  她话音一落,整个屋子里的病人顿时一片哗然,满是惊诧。

  “小姑娘,你这话有点夸大其词了吧,何医生的医术我们可是听说过的!”

  “是啊,你不是跟着何医生来学医术的吗,应该是何医生的徒弟吧,徒弟还能比师傅厉害?”

  人群中忍不住有人质疑道。

  “师父?就他也配?!”窦辛夷嗤笑一声,“要不是我爷爷逼我,我会来这个破地方?我五岁就开始跟我爷爷学医术了,看过的书比何家荣还要多的多,他凭什么强过我?!”

  他才不信林羽医术有多厉害呢,要真那么厉害,不早就被请去军区总院任职了?

  其实她不知道,林羽帮何妍妍清除蛇毒那次,军区总院的副院长赵忠吉还真撵出来追过林羽,想邀请林羽去他们医院任职,可惜林羽不感兴趣。

  “小姑娘,你爷爷是谁啊?”

  周围的人见窦辛夷说话这么硬气,不由好奇的问道。

  “窦仲庸,军山疗养院特聘的中医专家!”窦辛夷昂着头说道。

  “哎呀,军山疗养院啊,那地方可都是大人物住的啊!”

  “那看来这小姑娘爷爷的医术肯定不一般啊!”

  “窦老我听过啊,医术跟千植堂的万士龄不分伯仲,甚至还在万士龄之上!”

  一众病人闻言纷纷议论了起来,看向窦辛夷的眼光也没了一开始的轻视。

  中年男子一听窦辛夷是神医之后,立马面色大喜,恭敬道:“小医生,刚才多有得罪,那能不能麻烦您帮我爱人看看?”

  窦辛夷很自信的笑了笑,脸上浮起一丝傲然之色,说道:“把手拿开!”

  中年妇人把手拿开后她手按在妇人脖子上仔细的检查了一番,随后给中年妇人把了把脉,说道:“问题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幸亏来的早,如果拖下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啊?!”中年男子面色猛然一变,急忙道,“那她,她这是什么病啊?”

  “不是病,是劳损所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这几天有重度落枕吧?工作性质应该主要是坐在电脑前面,而且脖子越疼越爱用力的活动脖颈!”

  窦辛夷面色坦然,一板一眼的说道。

  “对,对!”中年男子面色大喜,冲窦辛夷竖了个拇指说道:“不愧是名医之后啊,说的果然丝毫不差!”

  他话音一落,大厅里的一众病人也是一阵惊呼。

  “哎呀,小姑娘真有本事啊!”

  “神医的后代就是不同凡响啊!”

  “别说,她这一手倒真的跟何医生不相上下!”

  窦辛夷听到屋内众人的赞扬,脸上的得色更重。

  “小神医,那你能帮我爱人医治好吗?”中年男子恭敬的询问道。

  “当然能,只要用董氏针灸针灸一番,症状就会大大的减轻!”窦辛夷胸有成竹的说道。

  厉振生本来准备给林羽打电话的,但是见窦辛夷看的如此精准,握着手机的手指略一迟疑,把手机收了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