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权色声香 > 第638章 京城消息

第638章 京城消息

  “晚辈以为前辈见面的第一句话应该问我跟少皇子的事情该如何解释。没想到前辈会更在意自己是怎么被晚辈发现的。可见前辈是一个武痴,对自己的功夫很在意。想上一次见面,晚辈轻视前辈的功夫对前

  辈影响不小,在此就先赔个不是。”

  “臭小子,你阴阳怪气地说个什么?老子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猜的。”

  广邪一拍桌子:“你唬我?”

  “在仙桃山不过一面之缘,晚辈却已经看出前辈必然会暗中监视我。今日之事不过顺带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结果过真如此。”

  广邪脸色一冷:“你什么意思?”“前辈善武,晚辈却善察言观色。在仙桃山的草屋中匆匆一面,我便看出前辈和王妃的关系非同一般,您绝非一个简单的属下而已,更像是一种跟王妃的合作关系。王妃很信任晚辈,但前辈却不以为意,只是碍于王妃面子没有当面顶撞。不过前辈和王妃共谋之事非同小可,前辈不会冒险,所以会亲自调查晚辈的底细。就在刚才,我跟小皇子的对话之后,前辈自然是按耐不住的。所以,前辈的出现也就在情

  理之中了。”

  “……”广邪沉默了,看着夏商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

  “说这些,也是在给前辈解释一件事。能赢的王妃的信任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不是一个小白脸。”

  “但你先前跟小皇子的话老子可听得清清楚楚!你是小白脸还好,如果有些本事却又另谋于他人,老子绝不会饶你性命!”

  “哈哈哈……”夏商无奈地笑了,“前辈,您能不能用脑子好好想一想?”

  “你说老子没脑子!”

  “额……抱歉抱歉,一时嘴快。不过此事绝非前辈所想的那样。试问,一个聪明人怎么会把这样的赌注压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身上?”

  “那你为何要当他的老师?”

  “一个身份而已,为求自保!试问以李子衿少师的身份,日后怎可能有人想到是我在替庸王殿下出谋划策。”

  “你是在给自己找后路!”

  “我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人嘛,总有私心,如果表现得太过圣人,那才更危险。而且我建议前辈将此事完完全全告知王妃,且看王妃如何处置。”

  夏商说话神色如常,似乎并不担心。广邪见了也是疑惑,不知当如何处置。

  左思右想,广邪冷声起身:“此次暂且饶你,若敢生出一丝丝别样的心思,老子绝不会放过你。”

  说罢,就提着剑离开了。

  看着广邪离开,夏商擦了擦额上细汗。

  只有夏商自己清楚自己的处境,现在是脚踏两条船,掌握不好平衡随时可能摔河里。

  从自己的喜好来讲,夏商自然是更支持李子衿的。

  从安全角度来讲,自然是躲在庸王身后更好些。

  别看这李子衿表面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实际上若真有人认为他长大,或者有能力进入权利争夺的时候,身边潜藏的杀机一定不少。

  这李庸看似什么都没有,但隐忍这一条上,他比任何人都做得好。

  具体的应对方法夏商也是没有,也只能走一步而看一步了。

  想着,灭了灯,躺上床,一觉睡去。

  随后的几日,夏商都窝在客栈里。

  在客栈里有个好处,因为来往的客人比较多,消息十分灵通,夏商可以在客栈里默默地打听着京城的各路消息。

  这几天的大事还围绕着黄河沉船事故。

  纸是包不住火的,事情经过几天时间的发酵,大致情况已经被京城百姓所知晓。在客栈里得知,京城里抓了很多人,除了西方人之外还有很多潜藏百姓的江湖中人,甚至有些退隐江湖的人都被抓了。因为黄河沉船事故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些江湖人士,据说是受了什么白衣教的挑唆,让

  临近京城的数十个大小门派一起联手,准备在黄河之上截杀太子。

  现在事情没有成功,朝廷迁怒整个武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众人讨论此事,从语言上来看,大多是站在武林人士的一方。实在是当今太子的风评不好,不说全天下,单单是在京城之中,滥杀无辜的恶状就由几十条,很多人都受到过太子一系的欺压。故赞同李辛

  继承皇位的人不多。偏偏李辛又是个自视甚高不在乎外界评论的人,就使得民间对李辛的评价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在黄河沉船的事情上,民间固执认为李辛自然是为恶的一方,武林人士自然就成了正义的一方。

  关于民间评价,夏商自然是不在意的,他在意的是白衣教。

  有人说京城周围的江湖势力是受到了白衣教的教唆,才形成了此次行动。

  而此次行动失败的主要原因不单纯是因为中了朝廷的埋伏,而是因为京城四周江湖势力不大,各大门派之中没有真正的高手。

  历朝历代,朝廷都在想方设法打压江湖势力,任何大门派或者武林高手都不会把自己的根据地定在京城附近。如果此次行动发生在江南一带,或许又是另一种结局。

  但白衣教此次却主动出现在了京城,这是一件让夏商非常不解的事情。

  似白衣教这样的组织,就更应该明白不该靠近京城的道理,为何他们会反其道而行?

  可以想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朝廷一定会针对白衣教采取一些行动。

  想到仙儿而已出现在了京城,看来白衣教和朝廷之间不久就会出现一次正面的碰撞。

  京城百姓怕是难以安生了。夏商又稍微打听了一下临山苑的消息,“夏回”这个人再也没回来过,所有人也都认为他死了,小姐为了书童大哭一场,然后生病了。尚书大人请回了吕品,让他去做小姐的新书童,而后又去了皇宫继续小

  姐未完的学业。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第十天,夏商收到了扬州来的家书,得知家中一切安好,便也放心。

  随后回信,着柳如烟准备将五粮液搬入京城的事宜。从狼狈不堪地离开扬州到以“夏回”之名前往京城已经有三月之久,京城情况也大致了解了,现在也是时候以夏商之名来京城正式闯荡一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