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盛安然郁南城小说 > 第495章 陈忠之死

第495章 陈忠之死

  这是一座老式平房,两间卧室相对,中间是客厅,厨房在平房后面,是独立出去的一间。顾安在左右两间卧室巡查了一圈,出来的时候面色有些深沉。

  “怎么了?”

  傅正察觉出来,趁着喝水的间隙将顾安拉到一边,顾安双手交叉在胸前,疲倦的身子靠在厨房的门沿边。

  “我刚刚在左边的房间看到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的那个女孩,我们昨晚见过。”

  傅正脸色变了变。

  “不会这么巧吧,你是说——”

  “嗯,我记得那个男人叫她恬恬。”

  看到傅正满脸惊恐伸手在自己头上做着绕圈圈的手势,顾安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淡淡地应了一句。

  傅正沉默了一阵,抹抹嘴又去了大屋门口,

  “阿姨,您慢点,我来帮忙。”

  傅正负责从旁边的小仓库里搬出那一筐筐的咸鱼,女人就负责把它们在铺平来晒,忙碌的间隙,傅正似有意无意地找着话题闲聊。

  “我以前听陈叔说,你们有个女儿叫恬恬,这次来怎么没看见啊。”

  “恬恬有时候会住在县城同学家里,昨天就没回来,应该今天下午就回来了,等她回来让她给你们做饭吃,我们恬恬厨艺好嘞。”

  女人并未察觉到这个问题中所隐藏的深意,她提及女儿时那满脸的欢喜和骄傲让顾安不由觉得刺痛。

  仓库的鱼刚搬完,傅正堪堪直起腰身,正头晕眼花之际突然听见身后一道仓皇的声音。

  “陈嫂,不好了,陈大哥出事了!”

  ——

  等顾安一行人赶到旌阳县城医院时,陈忠已经由医院下达了死亡通知书。

  面色苍白的女人在看到行动病床上盖着的那块白布时,原本还强撑着的意志彻底崩塌,颤抖的手还没伸出去,整个人就仰面一躺彻底晕了过去。

  将陈忠送到医院的村民一脸痛心,喃喃自语:“还是不看的好,活人总归要活下去。”

  顾安也没敢看,傅正为了确认这个人究竟是不是陈忠所以掀开了白布,继而在洗手池足足干呕了十分钟。

  “是他。”

  傅正脸色惨白,同正给他递纸巾的顾安确认。

  “太巧合了。”

  “是啊,太巧合了。”

  那位村民是在去县城进货的路上发现的陈忠,判断应该是车祸,整个人被撞飞出去直接摔出护栏挂在陡坡的树杈上,把人救下来的时候已经没了呼吸。

  偏偏村庄去县城的那一段路上没有监控,陈忠又是天没亮出的门,所以这一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清楚。

  陈嫂反反复复晕厥了数次,顾安这才知道原来一个人悲伤到极致是哭不出声音来的,只能哑着嗓子嘶吼,捶胸顿足的样子让人实在不忍心面对。

  期间医生来了一趟,拿了一只密封的塑料袋,里面装着陈忠身上的钥匙、钱包和手机,陈嫂根本无力去接,顾安替她接过了,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光。

  “阿姨,您知不知道陈叔的手机密码?”

  解开了手机密码,已经破碎不堪的屏幕投射出微弱的光,顾安握着手机的指节微微泛白,她的心底流窜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情绪,这情绪近乎将她吞灭。

  是愤怒还是自责。

  她丢下手机,飞一般地跑出了医院。

  陈忠的手机在凌晨三点收到了最后一条消息,消息内容是她的女儿陈恬恬向他坦白自己爱上已婚男人,并要跟这个男人私奔。

  陈忠在三点零五分时候回了六个字:爸爸马上过来。

  顾安眼眶灼热,她可以想象一位父亲走在那条漆黑夜路上的焦灼心情,可以想象车祸来临时,他心中还有牵挂未了的绝望。

  如果她昨天能够做些什么,也许噩耗可以避免。

  顾安打车去往酒店的路上,全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一路飞奔着跟上来的傅正将她细嫩的手指盘握在手心,心情与她一样复杂。

  酒店已经没有了陈恬恬的人影,顾安拉着酒店前台的服务员询问,一旁恰好打扫完房间的阿姨闻声提了一嘴,

  “我去打扫房间的时候好像听见那个姑娘说什么下午三点的高铁——”

  两点二十。

  等顾安和傅正赶到高铁站时已经两点四十,幸而县城高铁站的候车室规模不大,他们不多时就发现了那一头花花绿绿的脏辫。

  此刻的场面与想象中有些差别。

  梨花带雨的女孩双手拖着男人的行李,无论如何也不肯撒手。

  “昨晚明明说好带我一起走的,你为什么要反悔?”

  “我昨天找你只是想和你把话说清楚,是你自己喝多了胡言乱语,我只答应你来给我送行。”

  男人拉扯了几番也拽不回自己的行李,气的眼睛冒火,女孩却还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一心除了和他走,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

  “啪——”

  男人用尽全力的一巴掌扇的女孩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他见机不可失赶紧拽着行李要走。

  顾安满目猩红。

  “喂,畜牲!”

  她随手拎起了一边用来提醒乘客防滑的警示牌,大步流星地走了上去,在男人缓过神来之前用力朝他的脑门拍了过去,男人摇摇欲坠,差点没站住。

  “你谁啊,为什么打人?”

  陈恬恬在满脸震惊中由悲转怒,一把揪住了顾安的头发就要打她,被顾安挥手轻轻一挡,再反手就是一巴掌。

  “你也是个畜牲!”

  她忍不住大骂。

  这回俩人都懵了,在陈恬恬叫嚣着要还手时,她又重重加了一巴掌。

  在周围逐渐聚拢的人群喧嚣声中,顾安冷冽的声音响起,

  “你爸死了。”

  陈恬恬的大眼睛眨了两下,显然没有明白过来,顾安冷冷地盯着她,观察着她每一个细节的表情,近乎残忍地重申:“你爸,陈忠死了。”

  “你爸因为你死了,你妈在医院里哭晕过去几次,打你电话关机,而你却在这里自以为很酷地扎着一头脏辫,和已婚男人纠缠不清,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陈恬恬瞳孔微颤,她并不相信。

  “你瞎说,不可能——”

  “要不是你凌晨三点给他发信息说要和人私奔,你爸不会天还没亮就起床往县城里赶,你知道那个时候没车他只能靠步行吧?你知不知道他被车撞的脸都看不清了!”

  顾安最后拔高音调的话在空气里传开,彻底击垮了十六岁女孩的所有心理防线,她瘫坐在地上,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流,口中喃喃着:“我没有。”

  “我没有给我爸发信息,我没有告诉他。”

  陈恬恬将手埋在掌心,哭得近乎断气,眼前有比失去爱情更痛苦的事情来让她承受,而在一旁听到这些呢喃的顾安却浑身一颤,缓过神来。

  “不是你?”加我"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