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轩辕神录 > 第一章唤灵仪式

第一章唤灵仪式

  楚氏一族族内,素来宽敞的演武台周围,此刻竟显得有些拥挤。黑压压的人潮涌动,让人不由得升起闷热之感,若不是寒山中的林木红了枝叶,山石上青霜洒落,几乎会让人忘却眼下的天季已入深秋!

  但若仔细向着人潮观去,你会发现,演武台周围,那几乎汇聚了半个窟寒山镇镇民而产生的拥挤沉热之感,似乎并不足以引起围观人的燥闷与喧哗,因为真正的缘由,在于激动而难以抑制的心!

  因为那演武台之上,进行着主宰整个窟寒山镇的家族,楚氏一族年轻一辈的唤灵仪式。

  “还是没有!”

  望着平静而没有一丝灵纹波动的骨灵碑,少年虽面无表情,心底还是避免不了失落,即使他早已习惯在深渊里跌到的滋味。

  “楚沐云,唤灵失败……或者,灵骨已废!”

  骨灵碑之旁,一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没有信息的信息,语气如往年般漠然,却比往年多顿了顿,公布出了结果。

  是的,往年的楚沐云,应该说来自七年前被宗族发配到窟寒山镇的楚沐云,在每两年一次的唤灵仪式上,一直都失败。所以,那负责唤灵的中年男子,顿了顿,第一次补充了七年来自己所得出的结论:灵骨已废!

  中年男子话刚刚脱口,便是在黑压压的演武台周围,司空见惯的带起了一阵嘲讽的骚动。

  “又一次唤灵失败!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

  “这是第三次失败了吧?真是把脸都丢到整个窟寒山镇了。”

  “看样子他的天赋灵骨,是真的废了!唉!又白白浪费了一种天赐轩辕术啊!”

  “若不是在皇城宗族内有关系,家族早就把他发配采寒冰矿去了!真不明白,这种废物竟还有脸参加唤灵。”

  “咦?我不是听闻,昔年他在皇城的宗族内,是一名无出其右的天才少年吗,如今怎么落魄成这般模样?”

  “谁知道呢,或许是父辈做了什么亏心事,天降责罚于后人呗……”

  听着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那身着黑袍如木桩钉在原地的少年,唇角有着一抹不可察觉的自嘲,手掌在袖中紧握,他并不是刻意的大力,而尖锐的指甲仍旧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楚沐云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颇为清秀的稚嫩脸庞,明亮的眸子无情的扫过众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真的只有崇敬膜拜与蔑视嘲讽吗?”

  无奈而苦涩的一笑,楚沐云落寞的转身,安静的列到了楚氏一族少年队伍的对面:“七年前,我受的了高山仰止的尊贵,如今,自然受得了茶余饭后的流言!”

  对面是失败着的队伍,队伍中,只有这一道身披黑袍却掩盖不了单薄身体的身影。孤单的少年,与喧哗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三十八号,楚凤玲!”

  听着手持号码玉牌人的喊声,演武台周围,众人自觉的安静了下来。

  楚凤玲这个名字,在窟寒山镇的楚氏一族中,很是有名。她天赋很高?不是!在没唤醒灵骨前,就不能修炼,无法确定任何一个人的修炼天赋,她自然也不能!

  在一双双来自家族少年略微火热的目光中,一名少女自人群中走出。少女年龄与楚沐云一般大小,不过十五岁左右,虽然那张稚气未脱的脸蛋儿算不上绝色,但那蕴含着淡淡妩媚的眸子,纤细的腰肢,与傲人的身段,成功吸引了众人的瞩目。

  原来,是美貌让她很是有名!

  楚凤玲快步上前,用匕首划破指尖,在骨灵碑的骨灵镜上轻轻挤下一滴血珠,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沉默与瞩目中,骨灵碑上的骨灵镜荡起灵纹,如同潭水荡漾,匹射出一道祥和的霞瑞,映照在少女的灵骨处。

  少女缓缓睁开双眼,骨灵碑上一道灵纹光柱冲霄而起,在所有人的仰视之中,灵纹组合,一行蓝色的古字显现。

  “忉利天,天蚕!”

  “凤玲姐好棒!”

  “楚凤玲,神录忉利天,轩辕术天蚕!”那中年男子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

  少女的脸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真是上苍庇佑啊,这个轩辕术,最适合凤玲姐不过了!”

  听着人群中传来的一阵阵羡慕声,楚凤玲脸颊上的笑容如同莲花绽放。正如族妹所言,忉利天的天蚕术对于一个女孩来说,甚至在某方面远比夜摩天的轩辕术更令人欣慰。

  与强弱无关,只是天蚕术对于爱美的女子来说,更具有诱惑力,因为这种天赋,是靠着发丝施展。

  若是身怀忉利天的其它轩辕术,例如固本术,铁甲术等,这种先天增幅术者肉身强横的轩辕术,对于女孩子来说,就真的有些滑稽了。

  …………

  这片天地浩淼无边,自从远古天痕时期群魔混乱,九州沦陷后,轩辕神显世平定九天十地,

  在他迈入轮回前,留下一部凡人修行的神录,名为《轩辕》,从此便有了修炼一途的“术”者之说。

  《轩辕神录》记载了术者最初的各种天赋神通,共有四天三千部法门。

  众生平等,每个人都会得到上天眷顾,有与生俱来铭刻在灵骨(也就是心骨)之上的神术,俗称轩辕术。

  而术者一途的第一步,便是唤醒天赋灵骨,知晓自己的轩辕术,修行之路简单来说,就是一条掌握自己天赋神术的道路。

  所以说,术者一途的宏观之路是相同的,而对于每一位术者来说,又是不同的。

  相同的是修行境界,元曦三境,铭纹境,洞天镜……不同的是具体的术者都有自己的天赋神通指引着道途。

  楚凤玲下了演武台,与平日里的几个姐妹互相笑谈着,她的视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间,落在了那失败者的队伍中,唯一的一道孤单身影上……

  稍微思虑了瞬间,楚凤玲还是打消了过去的念头,即便他是来自皇城的宗族,而她是在窟寒山镇的家族出生。因为灵骨已废,日后的两人,不可能再有多余的交集。

  楚凤玲莫名的摇了摇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