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崔大人驾到 > 第269章 飞蛾与火

第269章 飞蛾与火

  第269章

  说到这里,魏潜放缓了声音,“彭大人还是暂时不要管这个案子了。”

  “不行!”彭佑断然拒绝。

  魏潜提起茶壶的动作微微一顿,接着给崔凝倒了杯热茶,这才不紧不慢的道,“这是我的决定,不是在与你商量。我已上疏陛下,此案将直接转到监察司。”

  彭佑目眦欲裂,那神情似是恨不能徒手将魏潜撕碎。

  室内气氛剑拔弩张,仿佛呼吸声音稍大一点就能炸开,崔凝不禁屏住呼吸。

  她以己度人,所以仍然想着给他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但是魏潜做了决定,她便不会有异议。

  过于理性便近乎无情,在许多人眼里,魏潜是个冷酷的人,但崔凝知道恰恰相反,他心怀正义,一腔热血,突然将彭佑排除在外必然有合理的原因。

  今日彭佑只不过是言辞尖锐,显得不太理智,实际并未做错什么,崔凝一番发作也不过是担心他再次把这种不理智再次代入破案中,崔凝暗想,之前五哥没有反对彭佑参与破案,怎么会现在突然做出如此决定?难道……

  魏潜再未多言,过了许久,彭佑怒气渐颓。

  他转头,怔怔看向窗外远处的白影。

  崔凝一肚子话想要问魏潜,奈何彭佑杵着不走,她只好不停的喝茶堵住自己的嘴,免得一个忍不住就脱口问出。

  魏潜也不曾赶他,只叫差役回去给崔凝取换洗衣服。

  屋里暖融融,外头夜雨潇潇,崔凝揣着满心疑问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程府花园。

  程玉京一袭青衫坐在凉亭里,面前火炉烧的正旺,茶壶水开发出尖锐的声响,他却浑然未觉,兀自捏着一张字条看的出神,身侧的婢女偷眼瞧了几回,终未敢出声提醒。

  半晌,他笑了一声。

  笑声乍然打破雨夜宁静,婢女也被惊了一下,旋即缓缓呼出一口气,正要说话,却听他突然问道,“阿燕,你说杨檩怎么死的?”

  被唤作“阿燕”的婢女微愣,又听程玉京很是随意的道,“都怀疑是我杀了他,哈,这么能干的副手,我怎么舍得?”

  他微微抬眼,望着阿燕,神情似乎很是苦涩,“我这苏州刺史当的比那隐士还要闲云野鹤,我还以为,他们都知晓我的心性,为何杨檩一死,头一个怀疑我?你说说,我是这般下作的人么?”

  阿燕伏下身,瞬间出了满头大汗,想起他身边上一个、上上个莫名消失的婢女,心里也很苦涩。若是可以,她真心想大声告诉他“是,你比他们想的,还要下作的多”,可是她不敢,非但不敢,此时甚至连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先前总有些异想天开的婢女听了他这些话,以为自己颇受信任,想说些什么话来开解他,甚至还想为他做点什么,可后来她们都不见了。阿燕不知道她们是死了还是被发卖,总之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她在程玉京身边呆的久,盖因她始终把自己当空气,往往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并不需要任何回应。

  “真教人伤心。”程玉京叹了一声,把纸条慢慢递进炉子里。

  伏在地上的阿燕只觉得一缕微风吹过,她略略抬眼,发觉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双黑靴——凉亭里竟然凭空多了一个人。

  她不敢动,听着一个陌生的声音向程玉京汇报了巡察使的行踪,以及案情进展。

  “魏长渊没有参与?”程玉京挑眉。

  “是。”那人道。

  “有人偏要与他较劲,他却不接招。”程玉京突然乐了,“有意思,有意思。”

  他微微抬手。

  那人退出凉亭,一闪身消失在雨夜中。

  “这戏还有得唱呢。”程玉京说罢,又低低接了一句,“小崔大人也有意思的很。”

  阿燕身子微僵,他每说一个秘密,她都觉得自己离消失又近了一步,尽管,她觉得自己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天微微亮。

  巷口的那匹白马仍然固执的站在雨里,浑身被雨水淋得油亮,焦躁的在原地转圈。

  街角茶楼里传出“砰”的一声。

  崔凝猛然坐直睁开眼,便见彭佑黑着一张脸,起身拂袖而去。

  “这是怎么了?”乍然被惊醒,她脑子发懵,不由甩了甩头。

  原来彭佑消了怒气之后仍不肯走,恰崔凝又睡着了,魏潜便拉着他下棋。两人在棋盘上无声厮杀,彭佑被虐的死去活来,一整晚淋漓尽致的诠释了何谓“垂死挣扎”。

  天方透出些微光亮,他便忍无可忍的将手中棋子狠狠扔在棋盘之上。

  “走吧。”魏潜顺手帮她整理好睡乱的头发,“时间差不多了,回去补个觉。”

  崔凝乖顺的点点头,跟着他下楼。

  外面雨已经停了,空气中弥漫浓重的水汽,烟雨朦胧,黛瓦白墙仿佛浸染在水墨里。

  崔凝远远看见彭佑沉默的站在白马前。

  待走近了,崔凝不得不出声打扰他,“彭司法,卷云就麻烦你牵回官衙马厩里了。”

  “嗯。”彭佑伸手摸了摸卷云,哑声道,“你等的人永远不会来了,走吧。”

  平平静静的一句话,却叫人听出撕心裂肺的错觉。

  崔凝叹息一声,与魏潜并肩回到衙门。

  待到回屋屏退所有人,崔凝才迫不及待的问,“五哥,为何突然阻止彭司法参与?”

  魏潜看她闪闪发亮的眼睛,心知不说清楚她是不可能安稳补觉,“就像你说的,他办事三番两次犯错,都让人怀疑他是否参与谋杀。”

  “我那只是气话。”崔凝仔细想了一下,否定了这个说法,“即使不幸被我言中,他也不至于用这么低劣的手段吧。”

  魏潜眼睛里漾起笑意,“他的状态不合适继续参与破案,况且,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也不能完全排除他的嫌疑。”

  “可是他……”

  魏潜微微挑眉。

  “我忘了五哥的教诲。”崔凝讪笑,“在案情未明之前,任何人都有作案的可能。”

  “现在记起来也不晚。”魏潜摸摸她的头,又缓缓道,“人有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佛、道、儒皆求个平和,凡是忌讳太过,这世间事,并非必须样样做到极致,太重情的人容易偏执,经不得事,若得之欣喜若狂,失之悲痛欲死,遇惊而心胆俱碎,但遇大起大落必生不如死。人之所以学这么多道理就是为了不被本能困囿,不必活得如飞蛾执着于火,一生短暂又乏味。”

  崔凝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这番话是在安慰她。

  “阿凝,眷恋火却不放任自己扑上去的飞蛾才是真勇敢。”他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