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老子是癞蛤蟆(烽火戏诸侯) > 第99章虎枪

第99章虎枪

  (四章14000+完毕。)

  拎着烧酒的袁树妈妈回到小楼的时候只是眼睛微红,已经恢复脸上的平静,看到一个年轻男人提着一袋子水果坐在阶梯上,抽着烟打电话,却不说话,她没有多想,等走近,却看到那个年轻人站起身,正儿八经喊了声阿姨好,袁树妈妈有些讶异,却没有深思,只是笑着点点头。自家闺女从小就讨人喜欢,很早就有早熟的男孩子来小楼下面喊袁树我爱你之类的口号,等袁树上了高中,甚至有男生在窗下弹吉他背情诗,一直热热闹闹,袁树妈妈对此一笑置之,因为她知道女儿一门心思都用在学习上,不担心早恋问题,再者,她一直是开明的长辈,并不会一棒子打死那些写了情书就会被袁树扔掉的孩子,偶尔见他们可怜,都会下去苦口婆心劝解一番,袁树妈妈初见这个长相平平却气质沉稳的年轻人,只以为是恰巧住在附近或者到小楼内亲戚家窜门的高中生,但他的一句开场白让她停下脚步,“阿姨,我叫赵甲第,是袁树的朋友。”

  最后他似乎下定决心,补充道:“男朋友。”

  “上楼坐坐。”袁树妈妈仔细打量,见他不像开玩笑,破天荒允许男生上楼。

  袁树开门的时候哭红了眼睛,一脸憔悴,看到不速之客,怔在当场。打电话给那个**了自己的男人就更应该竭力对他保持最后底线的男人,只是单纯觉得悲哀,就无理取闹一般大哭了一通,而电话里的他,果真如最初约定那般对她的撒伤痛哀并不理睬重视,只是任由她宣泄,等袁树哭够了,哪怕挂掉电话前一秒,他也没有说出口哪怕一个字的安慰,袁树收起电话,擦干眼泪,就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却看到了妈妈身边的他,提着一袋水果,风尘仆仆,一直坚强偷偷懦弱即使在学校受了委屈也一定会忍着熬着在晚上棉被里大半夜偷偷哭泣的她,这一刻,已经止住的眼泪再次流出眼眶,却不再哭出声。

  “阿姨,袁树说我给她买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不尊重她,就跟我说要分手。”神出鬼没出现在袁树母女面前的赵甲第恶人先告状,因为长相憨厚神情严肃,就连袁树妈妈都深信不疑,加上熟知女儿的脾气,立即释然,埋怨了一句袁树意气用事后就把赵甲第领进去,搬了条椅子,倒了杯热开水,最无地自容的当属袁树,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用这个法子化解掉两人的尴尬,一时间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瞪了胡说八道的赵甲第一眼,楚楚动人,赵甲第伸手帮她擦了擦脸蛋,打趣道都哭成小花猫了啊,幸好没化妆,要不然准成丑八怪,都这么难过了,那还要跟我分手。

  袁树妈妈看在眼中,对女儿和他的亲昵,并不觉得矫情或者过火,她终究是在上海这座城市过小日子半辈子的女人,知道市井出身女孩的辛酸,加上这两年给有钱人做保姆,清楚大富大贵的男人往往越是薄情寡义,所以她不担心女儿找上一个老实本分的男生,只怕被长相不错家世也好却花心的纨绔子弟纠缠不休,她坐在床沿,看着自己给了条椅子却没有堂而皇之坐下的年轻男人,生出一股不加掩饰的好感,和蔼问道吃饭了没,赵甲第把水果放在书桌上挠挠头诚实说还没。袁树妈妈就笑着说我这就去菜场买点菜,给你做顿饭,别嫌弃简陋。赵甲第结果说了句又让她好感骤升的话,阿姨,不用,剩饭剩菜热一下就成,小时候我家里穷,读书都是住校,所以好养活。袁树妈妈当然没有把小伙子的客气真当作可以摆长辈架子的借口,就要动身去小菜场,赵甲第却急了,说阿姨真不用麻烦,他说完还看了下袁树,心有灵犀的马尾辫幸福道妈听他的,我来热饭菜。

  她在走廊外的简易灶台热饭菜。房间里赵甲第和她妈妈聊天,有感动,甚至是感恩。她只是在他随口问起的时候跟他说过一次地址,当时他只是哦了一声,她甚至不相信他就会真的去记住这个无足轻重的不起眼小细节,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一字不差记下,更让她打破聪明小脑袋也预料不到的是他还会在今天以一个十足后辈的谦恭身份“登门拜访”,提着水果,确实不贵重,但也只有她知道,对于一个能随便把汤臣一品送人的男人来说,能够跟杭州最好夜店老板娘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男人,这已经是很真诚的心意。她的感恩,一小部分是他帮自己恰到好处的解围,但更多的则是他对自己母亲的尊重。

  袁树妈妈不是试图以摧枯拉朽之势打倒不合格女婿的秦晴,她和秦晴不仅家世背景不同,天生性子也是南辕北辙,跟赵甲第聊的都只是学习上的事情,得知他是上海杨浦的大一学生后,就更加放心,而且这个叫赵甲第的年轻人谈吐实诚,袁树妈妈是怕了郑坤这种表面聪明却性格阴沉的男孩子,不希望自己女儿跟一个要用半辈子去看透看穿的男人过日子,平平淡淡是真,才是福。也许袁树妈妈没有大眼界大世面,却在贫寒中体会到一些最质朴的道理。看着赵甲第狼吞虎咽,将三碗米饭一扫而空,两盘剩菜更是一点不剩,连汤汁都浇进饭里,搅拌了一起就着吃,袁树妈妈等他吃饱饭,笑着说房间小,你们俩出去走走。

  走在远离繁华的破败巷弄,赵甲第闷不吭声,袁树幸福却不安。

  “穷了也好,男人没富贵病,女人没公主病,要不咋说饿治百病。”赵甲第在拐角处停下,背着风向点燃一根烟,笑着自嘲,“这话真他妈站着说话不腰疼。”

  被牵着手的袁树望着他不说话。

  “咋的,闺女,想趁着这里没人要轻薄我?”赵甲第不喜欢她沉重的模样,他就喜欢这马尾辫开开心心欢欢乐乐,然后变着法欺负糟蹋她。

  袁树瞪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她轻声问道:“你怎么想到要来我家?”

  赵甲第笑道:“神机妙算呗。”

  袁树恶狠狠喂了一声。

  赵甲第耐心解释道:“既然你没有回学校,而是被裴翠湖拉着去购物,想必手上一大堆东西怎么藏都藏不好,何况我估计你也不会去藏起来,你妈一问起来,要是你也傻,把实话一股脑全部说出来,还了得,我这不就赶紧飞奔过来,结果刚等我买了水果,你就哭得跟被我圈圈叉叉过一样,刚好在门口碰上你妈,一看到她就知道你妈,喊了声阿姨,说是你朋友,就一起上楼。这么解释,傻马尾辫听明白没?”

  袁树低着头嗯了一声。

  赵甲第算是发现了,这妮子拿他没辙的时候就喜欢瞪人,而且也从不喊他名字,都是一声喂。赵甲第从头到脚看了一遍马尾辫,啧啧称赞,说小树树这身打扮真好看,裴翠湖那女人眼光要得。赵甲第没有黏袁树,也没给袁树黏他的机会,说让她笑一个马尾辫果真笑一个后就转过拐角,坐进一辆牌照和车型都希拉平常的轿车,扬长而去。袁树回到家,母亲刚刚收拾好碗筷,这个丈夫逝世后坚持独自把女儿抚养成人的女人轻声说小树,不管你和赵甲第有没有结果,妈都希望你别受伤,就怕你跟妈一样钻牛角尖。袁树嗯了一声,就坐在书桌前看那本《宏观经济学》,先看宏观再看微观,是赵甲第的要求,她一向很听他的话,近乎盲从。

  袁树看了半个钟头的书,起身给兰花浇了点水,坐回位置的时候,转身朝忙着缝缝补补的母亲问道:“妈,你说是不是好人就有好报?”

  袁树妈妈微笑道:“是啊,就算这辈子没福报,下辈子也会有的。”

  袁树笑容灿烂,继续看书。

  赵甲第坐进的那辆斯柯达旗舰版司机是光头郭青牛,这辆破车光是牌照就有四块,上海浙江和江苏各一块,还有一块竟然还是上海警备区的假冒牌照,据郭青牛说是花了四千块从地下工厂买来的,质量绝对过关,只要别搞到军区稽查那边去就屁事没有,郭青牛跟着他一起来上海,一路上赵甲第刻意观察,愣是没有注意到这辆车,可见郭青牛的跟踪和反跟踪技术确实出众,到了上海,赵甲第因为要给沐红鲤按照爷爷赵山虎的土配方抓药,就抓郭青牛做壮丁跑了小半个上海,赵甲第想做副驾驶席,却被郭青牛拒绝,一本正经说这位置伤亡概率最大,赵甲第当时笑骂蝈蝈你以为这是保护军队**啊,郭青牛挠着光头坚持己见,赵甲第只好坐在后排,位置上放着大包小包的药材,寻思着还得找个能煮药做膏方的地方才行,想来想去蔡姨那边估计行不通,在寝室更不行,最后死马当活马医地打电话给英语老师蒋谈乐,说起这事,那边稍加思考就答应下来,顺便郑重提醒赵甲第别忘了明天的英语课必须去,撞到枪口上的赵甲第只好头疼地应承下来。

  “接下来去哪里逍遥快活?”赵甲第问道。

  “刚给大老板打电话,主动要求发配到内蒙古去。”郭青牛叼着烟,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挠着光头,心不在焉开车的样子,可速度不慢的车子却是四平八稳。

  “内蒙古都有**?”赵甲第调侃道。

  “没。这不正吃惯了江南小家碧玉,打算去那边找个人高马大的妞,换换口味。最好能有一米八的个子,大胸大屁股,床上活儿顺便精湛一点,一定**。”郭青牛一脸陶醉道。

  “瞧你那点出息。”赵甲第鄙夷道。

  “咋了,你蝈蝈哥就乐意。”郭青牛嘿嘿笑道,突然神情一变,正色道:“问出来了,在上海盯着你的人叫小六,真名是田图斐。”

  “啥,土匪?”赵甲第乐了。

  “图纸的图,斐然的斐。”郭青牛翻白眼道。

  “那听名字挺有文化啊,怎么就干起这种偷鸡摸狗不入流的勾当。”赵甲第纳闷道。

  “小八两别指桑骂槐啊。蝈蝈我可是对你情比金坚,从乌镇到杭州为你鞍前马后**的,都没想让大老板出点钱的心思。”郭青牛哀怨道。

  “说吧,是不是刘振宏的人。”赵甲第没理睬他的傲娇。

  “不是,貌似是黄老爷子**出来的闭关弟子。这隐秘消息还是我好不容易从陈世芳嘴里挖出来的。”郭青牛一脸得意道。

  “就是本来有机会特招进北京军区特种大队,最后却没去的那个?”赵甲第惊讶道。

  “是滴。”郭青牛拈了一个兰花指。

  “又是一杆虎枪吗?”赵甲第靠着后座,点燃一根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