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荒不择路遇到狗[阴阳师] > 60.平安京第一男模(4)

60.平安京第一男模(4)

  本文设置5o%防盗,如无法正常阅读请耐心等一段时间~~

  ……谁要跟你比试赛跑。大天狗连个不屑的眼神都奉欠,执拗而专注地看着后方。山兔控制着青蛙蹦跶到他面前,彻彻底底挡住他的视线,情绪高昂地说:“来吧来吧!我们比试吧!你可以用飞的哦!”

  ……都说了我不要比试。大天狗摆弄着手里的团扇,随时准备着将眼前的碍事的青蛙掀飞出去,就在这时,山兔的耳朵动了动,她安静下来,懵懂地顺着声源的方向望去。

  是他来了?大天狗赶紧用扇子闭着眼睛朝自己扇了两下,让自己看上去狼狈又可怜,然而他满怀欣喜等了片刻,并没看到自己心念的人,只听见纸片莫名出的“擦擦”声——一只白色的千纸鹤从白雾中飞出来,那恼人的声音正是它振翅时出的动静。

  看到这只不详的纸鹤,大天狗如临大敌,稀疏的翅膀羽毛倏地炸成了棉花球,他不等山兔反应,转身跑开了。山兔耳朵一转捕捉大天狗跑开的声音,立刻开心地追了上去:“啊!你偷跑!等等我!我马上就会追上你!”

  毫无危机意识的山兔追逐起大天狗来,就在她后方,那不知被谁下了咒术飞翔到此地的千纸鹤抖了抖翅膀,放下了一片纸人,纸人轻飘飘地落下,即将触地的瞬间,漫漫雾霭中凭空飘出了层层叠叠的雪粒,雪粒逐渐增多凝聚出人的轮廓,没一会儿功夫,无人的街道上平白出现一个身着洁白和服的少女,她悬浮在空中,轻轻挥动袖口,带出飘舞的雪花。

  雪女抬起手指让千纸鹤停驻,千纸鹤抖动了两下,好似在向她吩咐着什么。雪女点点头,清冷如冰的声音响了起来:“请放心,我会把它带回去的。”

  话音刚落,完成使命的千纸鹤顷刻间被冻成了冰,“咔擦”几声碎成了粉末。雪女迅化作一阵冷冽的冰风朝大天狗逃跑的方向追去。

  腿短的大天狗奔跑的度实在够呛,一双翅膀还没长成派不上用场还增加他奔跑的阻力,忽然他平地绊了一跤,“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几乎同时,伴随着沉重的蛙跳,那个清脆天然呆的声音又在他头顶上响了起来:“哈哈哈!我追上你啦!这一次是我赢啦!”

  所以说……谁在跟你比赛啊!大天狗翻了个白眼,懒得管这横空出世的山兔,他不顾和服前摆脏兮兮的痕迹,摇摇晃晃地继续前行。山兔再次不长眼地挡住他的去路,不合时宜地问:“诶?你不认输吗?那我们再比试一次!”

  谁要跟你比试啊!大天狗捏紧了手里的团扇,突然转身冲着身后狠狠挥舞了一扇子。

  “啊呀……”山兔惊讶地张大了嘴,眨巴着大眼睛目睹一股狠劲的旋风撞上不知何时出现的白色风雪。蓝色的劲风吹拂开绵绵的雪粒,露出雪女白皙的脸庞。山兔又叫了声,身下的青蛙惊讶地同步抬起了前肢。

  “哇,是个小姐姐。”山兔口气欢脱,全然没注意到周遭骤降的温度。

  大天狗已经懒得管这只脱线的兔子,全神贯注看着渐渐靠近的雪女。雪女拂开袖口的雪花,姣好的容颜没有受到半点伤害,她口吻怀念地说:“好久不见,大天狗,你变弱了呢。”

  被戳中软肋的大天狗顿时涨红了脸,不甘示弱地挥舞起手里的团扇,一股又一股强劲的风朝雪女袭去,雪女无动于衷,冰晶悄无声息地在她身体周围凝结形成盔甲,挡开了他的攻击。

  毫无损的雪女又叹了口气,遗憾地说:“你真是让我失望,我也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位大人还想将你纳入麾下,不过这既然是大人的愿望,那我也只有奉命行事了。”

  谁稀罕!大天狗咆哮了声,双手握住团扇狠狠扇了一下,接连三股旋风朝雪女呼啸而去,雪女的冰甲出碎裂的呻/吟,一不留神,白皙近乎透明的脸庞上出现了一道伤痕。

  雪女浅蓝色的瞳孔收缩了下,冷漠化为了怒火,她骤然转身举起双手召唤出狂风骤雪——暴风雪!

  独眼青蛙忽然甩头忍痛抖开了山兔,脑门上的花花草草不知被拔去多少,它猛然跳起挡在前头,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冻成了冰块。山兔见状吓得哭出了声:“蛙先生!你怎么了,蛙先生!”

  大天狗操纵着风勉强抗住了冰冻,他的翅膀挂满了冰霜瑟瑟颤抖着,他看了眼坐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山兔,一挥扇把她送了出去。

  雪女惊讶地挑了挑眉,冷若冰霜地说:“没想到你也会有顾忌别人性命的时候,你放心,那只小兔子我对她毫无兴趣,我要抓的是你。”

  雪女步步紧逼着,大天狗半瘫在地上气喘吁吁,就在雪女冰冷的手就要碰到他肩膀的时候,“嘎嘎——”一大群漆黑的乌鸦从迷雾中俯冲出来,对着雪女一阵疯狂啄击。雪女连忙召唤出冰甲保护住自己,理了理凌乱的丝。忽然,她的手停顿了下,双眼慌忙地搜索着地面——大天狗不见了。

  “该死,这只狡猾的天狗……”雪女愤然挥臂,围攻的乌鸦仿佛商量好了一般急撤退,没有沦为冰晶的囚徒。雪女甩了下袖子,神色冷然地低喃:“你以为你能逃到哪儿去,大天狗——”

  “吧唧——”重心不稳的小崽子再次摔了个狗吃屎,手里的团扇也脱手飞出去老远,他忙不迭爬起来,朝扇子的位置挪去,就在他即将要摸到扇子的时候,浓烈的寒意从天而降,大天狗反射条件地打了个哆嗦,心有余悸地抬起了头。雪女就悬浮在他的扇子上,雪花裹挟着冷意不断下沉,飘落到他的眉宇上。

  “你无处可逃了,大天狗。”雪女冷冷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