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天影之门 > 第三百零五章心变

第三百零五章心变

  道格拉斯踏上一条黑暗的街道,回头专注地看着绯月。

  “罪行已经被惩罚了,但是为什么要牵连那些无辜的人?

  为什么他们要跟着受苦?你戴着医疗女神米莎凯的护身符。你明白么?所谓的神明有对你解释过么?”

  绯月迟疑了片刻,没有意料到有这个问题,专注地从内心搜寻着答案。

  河风站在她身边,像以往一样好好地,隐藏着自己的思绪,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

  “我自己也常常问这个问题,”绯月迟疑地说。

  更靠近河风,她握住他的手臂,仿佛为了确定他还在身边。

  “在一个梦中,曾经有一次,我被惩罚了。因为自己缺乏信心而被惩罚,被惩罚失去自己所爱的人。”

  河风用强壮的手臂搂住她。“但是每当我为了自己的怀疑,而感到羞愧的时候,我也会同时想起。

  就是这样的怀疑,才让我找到了古老的真神。”

  她停顿了片刻。河风抚摸着她金色的秀,她抬头露出微笑。

  “我不知道,”她柔声对道格拉斯说,“我不知道这个谜题的答案。

  我仍然在质疑。当我看到无辜的人,受害、恶人猖狂时,我仍然满腔怒火。

  但是我知道这怒火,就是锻烧一切的泉源。

  借着这火焰,我将像是生铁的灵魂锻造成坚硬的精钢,也就是我的信仰,是这信仰让我软弱的虚无渡过了层层的难关。“

  道格拉斯沉默地打量着绯月,她站在废墟之间,头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如同永远不会照耀到这里的阳光一样,散着热力和光芒。

  她的古典美被她所经历过的苦难更为提升。那些苦难并没有给这美丽带来瑕疵,反而让她更完美了。

  她的眼中原先就有智慧,现在更有了体内小生命,所带来的无比愉悦。

  法师将自己的视线转向,那个温柔地搂着绯月的男人。

  他的脸上也有着黑暗、漫长的道路所留下的痕迹。虽然他的脸上,都不会有任何的表情。

  他对那个女子的爱,清楚地呈现在他的黑色眼眸,和地搂抱那女子的温柔方式中。

  也许我待在水底下这么久是个错误,道格拉斯想。

  他突然觉得非常苍老、非常伤心。也许我能够帮得上忙。

  如果我能够像眼前这两位,利用自己的怒气,也许可以帮忙他们找到答案。

  但是,我却让自己的愤怒咀嚼我的灵魂,欺骗自己躲在这边,是最好的解决之道。

  “我们不应该再拖延了,”河风突然说。“卡拉蒙很快地就会傻傻地来找我们,搞不好,他现在正在疯狂地找寻我们。”

  “没错,”道格拉斯清清喉咙。“我们应该走了,虽然我不认为那个年轻女孩和他可能离开。他还是非常虚弱——”

  “他受伤了吗?”绯月关心地问。

  “不是他的身体,‘安布拉走进破烂的街道前这样回答。”受伤的是他的灵魂。

  即使在那个女孩告诉我他孪生弟弟的故事前,我就可以看出来。“

  绯月细致的眉头间出现了一道皱纹,她抿紧了嘴唇。

  “请原谅我,从平原来的小姐,”道格拉斯微笑着说,“但是我看见了你眼中那可以锻造灵魂的怒火。”

  绯月红着脸说。“我告诉过你我还十分软弱。我应该毫无怀疑感受罗德利斯,和他对哥哥做出的事情。

  我应该相信这是一个我所不能理解的计划的一部份。但我就是不能。

  我只能祈祷诸神,不要让他再次遇到我。”

  “我也是,”河风沙哑地说。“我也是”。他严肃地重复。

  卡拉蒙躺着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

  莉娜在他怀里沉睡着。他可以感觉到她心脏的跳动,可以感觉到她缓慢的呼吸。

  他轻柔地抚摸她,落在肩膀上的红色卷,莉娜抽搐了一下,卡拉蒙连忙把手拿开,害怕会把她吵醒。

  她应该要休息了,天知道她硬撑着照顾他多久了。

  她永远都不会让他知道的,他也清楚这一点。

  当他开口问的时候,她只是微笑着取笑他如雷的鼾声。

  但是她的笑声中比平常多了些什么,她似乎没办法直视他的眼睛。

  卡拉蒙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让她更靠近一些。

  当他确定她已经睡熟的时候,他终于可以放下心来。

  几个礼拜之前,他才对莉娜过誓,在他可以全心全意回应她的爱之前,他不会接受她。

  他仍然可以听见自己说的话,“我将我的弟弟摆在第一优先,我是他的力量。”

  现在罗德利斯已经离开了,他已经找到自己的力量了。

  就像他告诉卡拉蒙的一样,“我不再需要你了。”

  我应该要很高兴,卡拉蒙瞪着眼前的黑暗告诉自己。

  我爱莉娜,也得到了她的爱回应。现在我们终于可以自由的,表达自己的情感了。我可以对她做出承诺。

  我以后可以将她摆在第一优先。她很爱我,愿意为我奉献。她值得被爱。

  罗德利斯从来不是这样。至少他们都这样相信。

  有多少次,当罗伯特以为我听不见的时候,他和史东讨论着,为什么我可以忍受那讽刺、那无理的指使、野蛮的命令。

  我看见过他们怜悯我的眼光。我知道他们认为我反应很慢;

  至少和罗德利斯比起来,我的确是。我是那只笨笨的水牛,背着沉重的负担,毫无怨言地往前走。

  这就是他们对我的印象。

  他们不明白。他们不需要我,即使莉娜也不需要我,不像罗德利斯那样需要我。

  他们从来没听过他小时候半夜醒来尖叫。从来都只有两个人,他和我。

  只有我在黑暗中倾听他,随时准备安慰他。他从来记不住那些梦,只知道他们很可怕。

  他瘦弱的身体不停地抖,眼中充满了只有他,才看得见的恐怖景象。

  他紧抓着我哭泣。我会说故事给他听,或者用手在墙上比出可笑的影子来,帮他把恐惧赶走。

  “你看,小雷,”我会说,“小兔子……”我会伸出两只手指,像兔子耳朵般摆动。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会不再抖。他不会露出笑容,即使在他小的时候都不会。但是他会放松下来。

  “我要睡觉了,我好素,”他低声说,紧紧握住我的手,“但是你要醒着,卡拉蒙,看着我,不要让他们过来,不要让他们抓住我。”

  “我会醒着,我不会让任何东西靠近你的,小雷!”我会保证。

  然后他会露出勉强算是微笑的表情,然后筋疲力尽地闭上眼。

  我信守我的诺言,他睡觉的时候,我会醒着看着他。真有趣,也许我真的让他们没办法靠近。

  因为只要我醒着,他就不会做恶梦。

  即使当他年长了一些之后,他有些时候半夜仍然会哭喊着醒来,伸手要找我,我会在那边。

  但是他现在要怎么办?没有了我之后,当他在黑暗之中孤独、恐惧的时候要怎么办?

  我没有了他要怎么办?

  卡拉蒙闭上眼,轻轻地,怕吵醒莉娜,他开始啜泣。

  “这就是我们的故事,”罗伯特简单地说。

  阿波莉塔非常专注地聆听,绿色的大眼睛动也不动地看着他。

  她没有插嘴。当他说完之后,她仍然沉默不语。她的手臂放在通往水中的阶梯上,她似乎陷入沉思之中。

  罗伯特没有打搅她。海面下宁静、肃穆的感觉让他十分放松。

  一想到要回到那吵杂、粗鲁、阳光刺眼的水上世界,就不禁让人感到害怕。

  要放弃一切留在这里,躲在水面下,永远与这个世界隔离有多简单啊!

  “他怎么了?”她最后终于开口,用头比着贝克莱尔。

  罗伯特叹口气回到现实之中。

  “我不知道,”他耸耸肩看着贝克莱尔。那个男人看着洞穴中黑暗的地方。

  嘴唇不停地移动,仿佛是在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的句子。

  “根据黑暗之后的说法,他就是关键。找到他,她说,胜利就属于她。”

  “好吧,”阿波莉塔突然说,“你抓到他了。这让你获得胜利了吗?”

  罗伯特眨眨眼。这个问题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抓着胡子思考着。

  这是他以前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的确……我们已经找到他了,”他喃喃地说,“但是我们能把他怎么样?他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任何一方带来胜利?”

  “他不知道吗?”

  “他说他不知道。”

  阿波莉塔皱眉打量着贝克莱尔。“我认为他在说谎,”片刻之后她说,“但他是个人类,我对人类脑袋奇怪的运作方式,其实并不了解。

  不过,有个方法可以让你找出答案。去黑暗之后位于奈拉卡的神殿。”

  “奈拉卡!”罗伯特惊讶地重复道。

  我们刚从那逃出来!罗伯特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道格拉斯的方法肯定不会是这个,毕竟这样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一旦遇到黑暗之后的部下,那么势单力薄的情况下,很有可能拖累地面上的朋友。

  可是道格拉斯明确表示,不想把回到地面的方法透露给他们,这就很难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