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神轶传 > 第五章驟變

第五章驟變

  「奇…;奇怪,怎么,怎么没有?」于正伸长胳膊,抚着这些坑疤的石壁,但怎么也找不着那人型的窟窿。

  「不,不可能啊!怎么会没有?」他急得汗流浃背的,难道有人将洞口填平了吗?他挖着那泥石的山壁,表层泥沙脱落后,是坚硬的石壁,于正的手都挖得渗血,却仍旧是纹风不动。

  「妈的!玩我啊!」

  于正颓然地坐倒在地,一颗心直坠入冰窖,他懊恼、他愤慨,他低落,但不得不否认的,是有那么几分高兴的。他躺在地上放声大笑,已经出来半个多月了,不知道学校那边怎么样了?或许被扣考了吧?朋友们都还好吗?还是天天混吧买醉么?爸妈呢?要是知道他翘了半个多月的课,定会一路开车杀上北部吧?

  「啊,不想了!」

  他猛然一个跃起,现在就连回不回得去,都还是个未知数,想再多,又有什么用呢?他踱到了出口前,但却又立刻后悔了。

  「(该死,早知道就不要…;)」

  方才他自以为偶像剧的离场,现在又这么窝囊地折了回去,搞得像是死而复生的拖台钱长寿剧,于正摸了摸鼻子,脑中转了千百种说词,但却没有一个派得上用场。

  他咬了咬牙,还是豁了出去:「啊!真的麻烦死了!」

  一出了山洞,他便四处寻觅着那熟悉的身影,但只剩芳华一片。

  「呿!什么嘛!害我白担心了一场」

  但这也让他松了口气,毕竟他和她不过相识了短短十数日,他对于她,都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喜欢,而她对于他呢?那没来由的一吻,她和他算是什么样的关系?

  再者自己方才蘑菇了这么久,她先回去,这也是应该的。

  但才走没几步路,他便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

  「于,于正哥?」芳华树后人影一闪,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走了出来。

  「你、你不回去了吗?」

  「唔」

  「嘻,瞧你弄得脏兮兮的!」墨蝶一面说,一面用袖子抹了抹他的脸。

  「衣服…;会脏的(该死,我怎么净说些无关紧要的?)」

  「那有什么关系!」墨蝶嫣然一笑,拉着他的手就要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百尺外,一男子拂袖而出,掌风化作一股气团,初时簌簌扬起残花败叶,旋即如风龙窜动,霎时风卷残云,嗡嗡飒飒声不绝,于正和墨蝶宛如身在暴风核心,飞叶黄土辨不清天南地北,于正还搞不清发生何事,便觉得一阵清风入体,顷刻间,如掌揪心,「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

  「于正哥!」

  这变故来得太快,墨蝶连声叫唤,然于正却是双目反白,恍若充耳不闻!且鼻息急促、四肢抽搐不已,犹如癫痫之症,一拉手??,方觉得他身子渐冷,竟是濒死之兆!

  此时那人杀意未歇,立时又翻掌而出,直欲取墨蝶之性命,这墨蝶手无缚鸡之力,又怎能是此人的对手?眼看着转瞬间,便有性命之忧;男子风驰电掣,掌力挟带雷霆之势、劈面就要往墨蝶身上招呼!说时迟、那时快,墨蝶眼前白光一闪,一面戴白纱,身着白袍的男子,挡住了他的面前;男子右掌一出,双掌交锋,霎时间以两人为核心,一道强风便自中心向外圆袭来,四方芳华为之一震,抖落了数万红花。

  「(好身手)」白衣男子倒退三步,张口说道:「来者何人?」

  「(哼,老狐狸)」男子冷笑一声,旋即如追风逐电,化作轻烟一阵,片刻间便没了踪影。

  这时听得远处脚步声迫近,墨蝶一回首,却见方才祭典上那只白步辇,四名轿夫举步生风,林子里蓝尾飞禽如墨彩随笔,一时间啁啾鸟鸣声四起。墨蝶这才如释重负地叫道:「是爷爷来了!」

  「(村中竟有这等身手,怎地老夫以前从未见过,这身法与劲道可谓是一等一的高手,莫不是…;)」

  「爷,爷爷于正哥他」

  「小蝶,不可无礼,还不拜见少司命大人」

  「墨蝶拜见…;」

  「免了免了」少司命挥了挥手,转头对墨峰说道:「墨神医,救人要紧阿」

  「是」

  墨峰一把脉搏,只觉得血气且暂且走,于正此时犹如是风中残烛,随时便可能撒手人寰。

  「可还有救?」少司命白纱颤动,语气间不免透漏一丝焦虑。

  「这…;若是一般由内劲所伤,掌力在体内无法消融,尚可以金针引渡之法,由表皮毛孔放血引渡,只是、只是此人功力甚是雄厚,且掌法老练,竟能在百步之遥不偏不倚地击中背心;如今内劲于脏器间游走,若依常法而治,稍有失准,便恐伤及心脉,属下、属下也没有十足把握。」

  「无论如何,还望神医相助便是」

  「墨峰惭愧!」

  一行人小心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