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三百五十三节 尾声2

第三百五十三节 尾声2

  当初买过来,曾经堆积在一楼仓库里的大量水晶。然后被琥珀不知道怎么一捣鼓,所有的水晶都不见了。

  也不能说全部不见了,毕竟还剩下一个徽章。这个徽章,就陆五的目光推测,应该就是水晶做的——当然只是推测,毕竟魔力造物,超自然的东西可没办法确定。他也不可能从徽章上截取一块拿出去化验一下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说句实话虽然那么多水晶也值一点钱,但是地球并不在乎多这么一点点,或者是少这么一点点水晶。所以事情结束了也就结束了,陆五丝毫没有在意,连想都没怎么想过。但是今天想起来却非常奇怪。应该说,一切的变化都是那一天开始的。

  如果说水晶是原材料,那么那么多水晶经过提炼纯化做成一个徽章,必定会有很多废渣才对的吧?而且,那个徽章显然正确的用途并非如此。

  “原来……水晶是……通道吗?”

  “可以这么理解啦,搭档。”高手无奈的说道。“第一律术士能够用水晶支撑起一个通道,因为有这个通道存在,所以其他的术士们才能方便的来往于两个世界。只要这个通道存在,哪怕不是琥珀本人,其他的第一律术士,或者是持有第一律术士造物的其他什么人,比方说你,都能很容易的来往于两个世界。相反,如果没有这个东西的话……”

  “哪怕知道世界坐标的第一律术士,也必须通过以太之海过来?”

  “就是这个意思。怎么说呢……搭档,你看过地球电影里,古代海盗们丢出钩索强行将猎物和海盗船连在一起,为后面接舷战做准备的场面吧?你将水晶视为那种钩索就行了。”

  “那么现在?徽章呢?”

  “被小术士破坏掉了。”高手回答道。“她自己的造物,凝聚有她自己的力量,所以将其破坏吸收,那份力量就回到自己的身体了。应该说……就是因为破坏掉徽章,小术士才有跨过这么远的时空距离,瞬间抵达船上的力量。”

  “通道呢……”

  “小术士离开之前已经将那东西破坏截断了。”高手说道。“当然不是完全的破坏,否则她自己也没办法直接回去了。应该说破坏到差不多的档次,已经没办法稳定的存在了。也就是再用一两次的机会吧。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冥月术士想做点什么也没办法了。”

  “再用一两次……”陆五问道。

  “这方面我也没办法肯定,但是小术士既然这么说了,我可以确信它还能至少安全的用一次。但是也就是一次,下一次……搭档,我想哪怕你也能理解飙车到一百八十码的时候,突然前方的道路断了会是一个什么概念吧?把这种危险扩大一百倍,差不多就达到了时空穿梭突然通道中断的程度了。或者你干脆将其理解为自杀更合适些。”

  “是这样吗……最后一次……”不过徽章已经没有了,就算有最后一次也没用啊。

  陆五向后躺在病床上,手机放在手边,然后眼睛看着天空白色的天花板,良久没有动弹。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传来振动,陆五也拿起手机。

  “搭档,虽然这么说不合适,但是……还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虽然徽章已经没了,但是我们还有其他的宝物啊!”

  “其他的宝物?”

  “我们手里有一个多余的……应该说,冥月术士手里的那一个。”高手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但是,搭档,因为通道损坏的关系,如果去了的话,就再也没有回来的可能了。”

  再也不能回来了吗?陆五颓然的想着。

  “或许那是小术士留给你的最后机会。”高手提示。

  “去了的话也没用吧?”陆五回答道。“琥珀……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琥珀了。”

  但是,虽然去了可能没什么用,但如果不去,那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陆五思考着这个问题,突然之间有脚步声传来。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正是刚才那位护士。

  “就这里。”那位护士却不是来检查身体或者是送药的,她对着身后的某人说道。

  走进来的是陆五的一个熟人,具体点说,是另外一个冥月术士。

  朱华穿着一身简单的旅行者常穿的简单服装,手中提着一些水果之类的看望病人的常用品。除了容貌之外,看上去和那些来医院探病的人没什么两样。如果说琥珀还能在人群中被第一眼就看出来的话,她就低调的多。在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整个东方,基本上都不会第一眼就立刻引起谁的特别注意的。

  护士把人带过来之后就立刻离开了。现在整个病房里就剩下两个人。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朱华的神色看不出有什么问题。陆五不知道对方是怎么逃走的,但是说起来船上这么多可以藏身之处,要说找确实也不好找。除此之外她毕竟是游骑兵出身,虽然陆五知道游骑兵必须依靠装备才能彻底抹去魔力残痕,但是怎么说也算是专业的斥候,她肯定受过各种训练,加上她自身的力量……要说乘着琥珀战斗的时候悄悄逃走,那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你想问什么问题?”陆五点点头,回答道。朱华帮过他的忙,但是双方约定的交易中,朱华已经完成了自己的那一部分……也就是交付出了货物,而陆五至今还没有付钱呢。。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我只想回去。”朱华盯着陆五,说道。

  “回去?”

  “我已经知道情况了。”朱华说道。“我想回去。”她的目光盯着陆五。

  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陆五下意识的将手机贴在耳朵边上。

  “陆五,你终于接电话了!”那边响起了任健急切又如释重负的声音。“这几天为什么都关机啊!”

  “啊……抱歉,因为发生了一点事情……这么急着找我做什么?”

  “你知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琥珀她突然……就在录音棚里的时候……突然跑掉了。然后突然杳无音信……”

  虽然任健说什么“突然跑掉了”,但其实真正的形容应该是“突然消失”了吧。陆五记得琥珀身上那套衣服,与其说是日常装,不如说是演出服。她那个时候原来在录音棚吗?

  “她走了。”陆五轻声的说道。

  “走了,什么走了?”任健一时还搞不明白。

  “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的那一种了。”陆五意外的发现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平静,完全没有自己曾以为的激动或悲伤。

  电话那边沉寂良久。

  “你和她……闹翻了?”任健问道。

  “没有。”陆五回答。只是人不存在了而已。

  “我明白了……是那个……那么我们这边的事情……”出乎意料之外的,任健却很惊人的迅速接受了这个解释。或者说,这本来也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吧。

  毕竟这么一个有钱有颜外加超自然能力的妹子倒贴上门来找陆五,白痴都能看出来这摆明了不正常啊!你陆五也不是什么家财万贯,也不是什么貌赛潘安,怎么人海茫茫就找上你不找上我呢?作为一个真正拥有超自然能力的魔女,这肯定是某种魔法的效果,是预知到某种冥冥之中的命运之线,所以找上陆五的。

  既然人家因为这冥冥之中的指引找上你,理所当然也会因为这冥冥中的指引离开你。可以换个更加通俗的解释来,人家找上你并不是真的萍水相逢而喜欢上你这个人,而是因为人家别有所求。陆五身上有什么可求的东西呢?如果不是金钱,不是权柄,不是容貌,不是国家机密,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孩子。

  用一个中国人都能理解的词,这就是借种。

  应该是为了下一代能够完整的继承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所以选择固定的伴侣吧……当然没有任何证据,只不过任健一开始就有点隐隐的怀疑,现在琥珀离开了,更加证明了这个怀疑而已。当然这方面还是不要提及的好。说出来是就给陆五更大的打击了。

  “随便你。”陆五回答。这一次是任健主动的挂掉了电话。

  “我们的约定不包括这个吧?”

  “所以我愿意追加投资。”朱华微笑了一下。“以身相许怎么样?”

  “以……”

  “我可以帮你生孩子。”朱华伸出一根手指。“当然前提是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

  这算是什么?我的魅力吗?虽然很惊讶,但是不得不说,其实陆五心里还有一点小得意的。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个冥月术士都是个美人,符合地球人的审美。一个漂亮妹子向你提出这个建议……先不说你答应不答应,至少感觉会很好。

  手机振动了一下,陆五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清楚的看到了高手的提醒。

  高手的提醒很简单:“她是个术士。”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管看起来怎么样,对方随时都能宰了陆五。

  “你觉得……地球不好吗?”陆五赶紧把话题转开。在这个世界上,她可以说是唯一的超自然能力者,更别说还是魔力这么强大的力量。她完全可以为所欲为,无人管辖。

  “这是一个好地方,有趣而且……感觉不错。”朱华笑了一下。她已经看出自己的提议没用了。稍微有点可惜……如果陆五答应的话,那她可就真的达成了深入敌后的效果了。到时候一定会被重重记录一笔功劳。而且,就像很多女性术士一样,考虑到下一代的问题,似乎陆五也是一个好选择——这是一种术士之中流行的迷信。女术士们都认为如果和一个非术士男性(当然必须是很优秀的那一种)结合,下一代拥有术士天赋的几率将得到极大的提高。

  “但是我想用一句地球的话来回答,梁园虽好,不是故乡。我是一个冥月术士,我还是回到冥月术士的土地上去。你也不是一样吗?你已经得到了总督的位置,一个你能达到的极限位置……远比你在地球上高得多。很多人梦寐以求却无法得到的地位,而你却已经掌握在手中。可是你不照样选择回到地球上来。仅仅是因为,你出生在地球,你是一个地球人。”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