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总统阁下请矜持 > 第91章:我怎么睡你床上了

第91章:我怎么睡你床上了

  苏宴的潜意识里知道今天要去上班,差不多快七点的时候,她迷迷瞪瞪的醒来。摸手机摸了半天没摸着,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意识一点点的清醒,咦,这是……迷瞪了半天总算清醒过来,这是盛朗熙的房间,她昨晚服侍他来着。

  不过昨晚睡在沙发上的人怎么跑到床上来了??

  “醒了?”

  低沉的声音从苏宴的前方传来,苏宴看过去,只见盛朗熙坐在她昨晚睡的单人沙发上,他身上穿着一套棉质家居服,面前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修长的手指正翻看着今日的晨报。

  苏宴从床上下来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红斑下去好多。”声音软糯,带着刚睡醒的迷糊劲儿。

  盛朗熙盯着她的脚微微蹙眉:“怎么又不穿鞋?”起身从床头柜下面拿了一双一次性拖鞋递给苏宴:“穿上。”

  苏宴撇了撇嘴,乖乖的把拖鞋穿上。

  “我怎么睡你床上了?”

  盛朗熙白她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从沙发上滚下来好几次,滚到地板上,继续睡,丝毫不受影响。

  留她在这里,是让她服侍他,事实上,是他服侍了她一晚上。

  苏宴最后一次咕咚一声从沙发上掉下来,盛朗熙索性把她放到了他的床上,反正她的床够宽够长,多睡一个人绰绰有余。

  事实再一次证明,盛朗熙低估了苏宴的破坏力。睡到床上的苏宴不是把腿翘到盛朗熙的身上,就是把胳膊压在他的脸上,搅得盛朗熙一宿都没怎么睡。

  听完盛朗熙的讲述,苏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平时她睡觉不这样啊:“对不起。”她垂着头,小声的说。

  盛朗熙看她一眼,轻咳一下:“快去洗漱,一会儿吃早饭。”

  苏宴尴尬的笑笑,一溜烟从盛朗熙的卧室跑了出去。

  盛朗熙撒了谎。

  苏宴睡觉并不像他描述的那样,反而很安静很乖。睡的不踏实的是盛朗熙,凌晨快四点他起来喝水,看到卧室里多出一个人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他握着水杯蹲在苏宴的面前,借着床头微弱的灯光看她睡熟中的样子,她像个小小婴孩,蜷缩着身体,侧脸埋进臂弯,面容安详而宁静,盛朗熙没有见过这样苏宴,他觉得很新奇,不自觉伸出手摸她的脸,秀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她的肌肤像是牛奶一般细嫩润白。

  刚刚触到她的眼睫,她蹙眉嘟囔了一下,吓得盛朗熙赶忙俯身看地面,过了几秒钟苏宴没进一步醒来,他才觉出刚才的动作有多傻,上扬了唇角,笑了起来。

  他就那么蹲在地上看了她好大一会儿,觉得腿要麻了才站起来。

  刚想转身回床上,苏宴动了动身体马上要从沙发上掉下来,他放下水杯赶忙接住。

  苏宴直挺挺的滚到了他的怀里,盛朗熙顿觉得整个世界像是被填满,没再舍得放开。

  他连带着苏宴身上的毯子一同抱起,抱到他的大床上轻轻放下,拉了他的被子给她盖上。他靠着床头侧身看着她,像是完成了一件人生中的大事一样满足。

  一直以来他都矢口否认他喜欢苏宴,但他心里清楚,他就是喜欢上了。

  苏宴洗漱完毕到餐厅吃早饭,她发现今天佣人看她的眼神有点特别,仔细想了想,一定是他们看到她从盛朗熙的房间里出来,所以才会乱想,她想解释清楚,当着盛朗熙的面又不好说,就任由佣人误会去了。

  苏宴吃完早饭发现盛朗熙破天荒的还没出门,她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问他:“你今天不用去雨花台么?”

  盛朗熙从报纸上抬起头:“难道你想大家都笑话我?”

  苏宴看了看他的脸,笑了:“其实还是很帅的,不要妄自菲薄。”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幸灾乐祸,这下不能了吧,让你再自恋?

  达达背着小书包过来,看了盛朗熙一眼忧愁的说:“我为什么不生病,那样我就不用上学了!”

  苏宴弹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生病就得打针,难道你想打针?”

  达达瑟缩了一下肩膀,一副好怕怕的表情。

  ……

  天逐渐热了起来,护士站爱美的姑娘已经穿上了超短裙,苏宴路过他们的时候,学男人的样子轻佻了吹了一声口哨:“诶,妹子,小心走光!”惹来一阵低低的嬉笑。

  苏宴今天不是太忙,还能空下来玩会儿手机游戏。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她的办公室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确切的说是一个漂亮时尚的大美女,长筒靴,超短裙,紧身小西装,妆容精致浓艳,海藻一般的头发直垂腰际。

  她双手撑在苏宴的办公桌上,微微俯身的动作,显出她胸前深深的沟壑:“你就是苏宴?”声音带着一股子娇生惯养的慵懒。

  苏宴冲她笑笑:“不好意思我这是男性泌尿科。妇科在出门左拐直走五十米,不谢。”说完,她低头继续看手上的病历。

  女人微微一笑,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从手包里掏出一张粉色的名片推给苏宴,苏宴拿起来看了看,凯越集团执行董事盛笑笑。

  一个看着像花瓶一样的女人,没想到来头这么大。

  苏宴正迷惑着,只听盛笑笑说:“我是霍成的未婚妻。因为我的原因,你的弟弟好像还受了一些委屈。”

  她这么一说,苏宴想起来了,如果她没记错,她不只是h市首富之子霍成的未婚妻,还是内阁部长盛子清的独生女。

  如不是她,苏望就不会跟霍成闹那么大的矛盾,没有那次矛盾,苏望说不定就不会出车祸至今醒不来。这样说虽然有些牵强,但苏宴对盛笑笑没了什么好印象。

  “对不起,我现在很忙,你有事就直说。”苏宴双手交叉放在一沓病历上。

  盛笑笑微微一笑:“小望以前跟我说他姐姐性格急躁、率直鲁莽,今日一见还真是这样。”

  苏宴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说:“我权当你夸我了,谢谢夸奖。我们说正事吧。”

  “好。”盛笑笑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到苏宴的面前:“这是霍成让我交给你的,算是给苏望一个补偿,他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钱的面子上放他一马。”

  一个接近真相的猜测呼之欲出,苏宴的眸色陡然冷却下来,声音冷的像是要把人冻住:“果然,苏望的车祸不是人为所致。”

  “那我就不知道了,这是你跟霍成的恩怨,我只负责把他交代我的事办到,其他的跟我无关。”盛笑笑的语气非常轻松,这件事好像跟她没有一点关系。

  “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谁知道呢?可能因为怕丢人吧。男人么,面子大于天。他从小被骄纵惯了,也不会说什么道歉的话……”她看了一眼苏宴:“我实在理解不了,我堂哥怎么会娶了你?还是说,你身上有什么令男人欲罢不能的本领,我堂哥也难逃其术?”

  苏宴微微一怔,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口里的堂哥是盛朗熙。西

  “你怎么不去问你堂哥?”

  盛笑笑笑了笑,没有应答。

  苏宴把支票推回去,冷冷的说:“你回去告诉霍成,我不接受他的道歉,除非他让苏望醒过来,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你何必钻牛角尖我找人打听过苏望的病情,他的情况很不乐观。人已经成了这样,你再恨再生气也是于事无补,还不如收一些钱让自己过的好一点。”

  盛笑笑说的很诚恳,可苏宴并不领情:“你不是就只负责传话吗,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可以走了。”

  盛笑笑微微一怔,她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跟她说话,轻抿了一下唇角,耸了耸肩:“ok!既然我做不成和事老何必在这惹人嫌?”她收回那张支票站了起来,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说:“总统的女人就是有底气!”拿了手包转身离去,只留下一阵香风。

  她走后,苏宴紧紧的握着拳头……

  ……

  因为霍成,苏宴中午吃饭都没了胃口,面对最喜欢的红烧排骨也提不起精神,小a用筷子戳戳她:“苏医生,又失恋了?”

  苏宴朝她翻了一个白眼:“我都结婚了,失什么恋?”

  小a怔了一下,咯咯笑起来,对身旁的小b说:“苏医生想男人想的走火入魔,都开始神志不清了。”

  “我真的结婚了,而且嫁给了全国最有权势的男人!”

  小a对小b说:“病的还不轻!”

  小b端着饭盒绕过小a,坐到苏宴的另一边:“苏医生我有一个表哥,留美化学博士,37了,最近刚刚回国,我给你介绍一下吧……”

  苏宴敲着饭盒强调:“我真的结婚了!

  小b不理她,继续说自己的:“我表哥年纪是大了一点,但人好工作也稳定,他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你嫁过去只等着享清福……我给我表哥说了你的大致情况,我表哥表示可以见见,这个周末怎么样,就去我们经常聚餐的那家……”

  “苏医生,餐厅外面有人找。”护士长端着餐盘了一下苏宴的肩膀,冲她眨眨眼:“是个超级大帅哥,比谈医生还帅喔!”

  超级大帅哥?小a跟小b互相看了一眼,比他们医院的院草谈屿时还帅?

  “谁啊?”小a问。

  苏宴耸耸肩站起来,笑着对小b说:“我真的已经结婚了,替我回了你表哥吧!”说完,收拾了饭盒,朝着外面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