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踢开永乐 > 第1715章 她答应了

第1715章 她答应了

  “岱雯?”允熥下意识重复一遍。

  “妹妹,夫君要挑选的是宗室中的未嫁女,岱雯又不是宗室,不符合夫君的要求。”熙瑶说道。

  “慢!”允熥却忽然说道:“也未必非要是宗室女子。之前为夫之所以从宗室女子中挑选,是因宗室女子更易听从朝廷的话;但若是有其他亲近咱们家,也愿意听从朝廷的话、符合为夫条件的女子,也不是不能选。而在为夫看来,岱雯确实非常合适。”

  允熥越想越觉得岱雯合适。多余的话也不必说,单说岱雯的外号是小武则天,已经足以说明她非常符合允熥的要求,适合成为朝鲜王正妃了。

  “夫君,妾以为,岱雯并不是十分合适。”熙瑶说道:“虽然她有小武则天之称,有些方面十分符合夫君的要求,但既然是武则天,岂会愿意一直听从他人号令?势必会在朝鲜站稳脚跟之后试图摆脱大明的控制。所以妾以为,岱雯并不合适。”

  熙瑶可不愿意自己的亲侄女去朝鲜。虽然名义上会成为朝鲜王正妃,仅次于成为太子妃,十分荣耀;将来又能主政朝鲜,更是非寻常王妃所能及,看起来是个好去处。但是单单缺了一样东西:夫妻感情。而这,也是熙瑶不愿意薛岱雯成为朝鲜王妃的缘故。

  在熙瑶看来,身为女子,就算是做了亲王妃,就算是主政一国,但若是夫妻之间没有感情,得不到恩爱,那又如何?武则天虽然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女皇帝,但她真的幸福么?熙瑶不这么认为。岱雯受大明赐婚成为朝鲜王妃,必定会被朱褆抵触,注定得不到夫妻恩爱。所以熙瑶不愿亲侄女成为朝鲜王妃。

  “朝鲜与大明如同烛火与皓月相比,就算再如何挣扎,也绝不可能脱离大明的掌控,岱雯既然被称为小武则天,那自然能够准确权衡利弊,知道该怎么做。从性情、本事方面来说,为夫再也找不到比她更加合适的人选了。”

  “从其他方面,她也是最合适的人选。为夫之所以起初从宗室中挑选,是因宗室女子更易听从朝廷的话;但岱雯身为你的侄女,薛家三代受朝廷恩典,会比一般的宗室女子更加听话。而且她今年十九岁,仅比朱褆小两岁,年岁也十分合适。”

  “还有一点。若是挑选宗室女子嫁给朱褆,那就挑明了他虽然姓朱但并非是大明宗室,之后由文垣认他的儿子为义子也会引起异议;十多年之前朱芳远初即位时曾经向为夫请旨,赐婚朝鲜王室,但为夫拒绝了,若是现下却又让宗室女子下嫁朱褆,也有损为夫的名声。可若是让岱雯嫁给朱褆,这些都可避免。”

  “所以,为夫认为,薛岱雯是最合适的人选,恐怕挑遍整个大明,也找不到更加合适之人。”允熥最后总结道。

  听到允熥的这番话,熙瑶再无话可说,无可辩驳。反倒是熙怡,听明白了这件事,惊讶的说道:“夫君,你要让岱雯去朝鲜做王妃?”

  “怎么,你也不愿意?”允熥反问道。

  “做王妃这是好事,妾怎会不愿意?只是,妾恍惚听说朝鲜现下的国君已经有了正妃,难道是让岱雯嫁过去做侧妃不成?那就不是好事了。”熙怡又道。

  允熥哑然失笑。熙怡与熙瑶完全不同。一是性情使然,二也是熙瑶身为皇后,必须要对朝政有所了解。熙怡对这段时日朝鲜发生的事情虽然偶尔也听说过,但听过就忘,这时根本想不到。

  “你放心,朱褆原本的王正妃因犯了严重的过失,已经被废黜,岱雯嫁过去是做正妃,不是侧妃。”允熥笑着回答。

  “既然是正妃,那是好事啊。姐姐为什么会反对?”熙怡又道。

  “妹妹你不要再说话了!”熙瑶生气地说道。

  “哦,是,姐姐。”熙怡答应一声,不再说话。

  熙怡说的话让熙瑶十分生气,但却使熙瑶允熥夫妻二人间略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和缓下来,熙瑶哭笑不得的让妹妹坐下,转过头对允熥说道:“夫君,既然夫君觉得岱雯十分适合成为朝鲜王妃,男主外女主内,妾也不能阻拦。不过妾会派人将此事告诉父亲与大兄。”

  “这是应当的。”允熥说道:“熙冉是岱雯的父亲,此事自然要知会他;岳父也应当知晓自己的孙女会嫁到何处。另外,此事也要告诉岱雯本人。若是她不愿,也就罢了。”

  “若是岱雯本人不愿就罢了?”熙瑶追问道。

  “当然。”允熥回答:“其实王妃本人是否有治国理政的才能并不是非常要紧,为夫可以派人去辅佐她;最要紧的是她是否愿意配合。若想实现夫君的谋划,王妃本人必须配合;若是她自己不愿成为朝鲜王妃,即使强行赐婚,她心不甘情不愿不配合,想要掌控朝鲜也会事倍功半,若是在朝堂上公然闹出来,对大明更是不利。所以若是岱雯本人不愿就罢了。”

  “妾马上派人将此事传回薛家。”熙瑶立刻说道。

  “这先不忙。熙冉还在刘家港,派人将他从刘家港叫回来,等他回来后一起告诉。”允熥道。

  “这也好。”熙瑶觉得全家人一起知晓此事,然后同时干脆利落地拒绝,也不错。

  看到熙瑶的表情,允熥的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心里想着:‘未必会如你所愿。’

  ……

  ……

  “爹。”岱雯惊喜地见到父亲竟然回家了,忙叫道。

  “岱雯。”薛熙冉走进家门,摸了摸长女的头,笑道:“这些日子家里如何?”

  “这些日子家里没什么事情。爹,你怎么忽然回来了?”岱雯问道。

  “你姑姑忽然派人将我叫回来,说是有十分要紧的事情要与我说。”熙冉道。

  “姑姑有事情要与爹爹说?什么事情?”岱雯问道。

  “不知晓。传信之人并未说这件十分要紧的事情是什么。”熙冉道。他同时也有些不解:这次要与他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竟然连来传信的人都不知晓?

  这时从岱雯身后不远处传来声音:“冉儿,你回来了?”

  “娘。”熙冉马上跪下说道。

  “奶奶。”岱雯也行礼道。

  “快起来,快起来。你好不容易从刘家港回来一趟,还这么多礼做什么。”熙冉的母亲王氏说道。

  熙冉又行了一礼,站起来,与母亲一边向府内走去,一边说话。经久不见的母子团聚本是令人高兴之事,但熙冉却觉得奇怪起来:一开始见到我,母亲十分高兴,但高兴之意怎么越来越淡了?

  他很快得到了答案。他扶着母亲来到后院父母的住所,见到父亲又对父亲行礼。薛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教导他几句,熙冉忙答应。

  这时他妻子魏氏与弟弟薛熙扬等人都来了这里,熙冉正要与他们寒暄,忽然瞥见一位宦官也走进来,看他衣着也是有品级的太监。这太监面对满屋子皇后的娘家人也不敢拿大,对众人行礼后说道:“皇后娘娘前几日已经传下话来,说有一件十分要紧的事情要告诉,只是因为薛都指挥同知不在;今日薛都指挥同知已经返回,此事可以说了。”他随即从袖子中拿出一份书信,恭敬的走到薛熙冉身前说道:“薛都指挥同知,这件要紧事就写在里面。”

  “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神秘?”熙冉嘀咕一句,从太监手里接过书信打开来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太监忙不迭地离开这间屋子。

  “是什么事情?”见到丈夫这幅神情,他妻子魏氏忍不住问道。

  熙冉回过神来,脸上先是浮现出愤怒的神情,之后又变得有些颓然,出言说道:“陛下想要让岱雯做王妃。”

  “做王妃是好事啊?要赐婚给哪位王爷?”魏氏高兴的问道。

  “朝鲜国王。”

  “什么?朝鲜国王?”魏氏脸上高兴的表情瞬间呆住了。

  “就是朝鲜国王。”熙冉又颓然的说了一句,将书信递给魏氏。

  魏氏忙接过书信看了几眼,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十分难看。若是旁的番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不会知晓,但朝鲜的事情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她也了解过,知道虽然朝鲜现下的王正妃空缺,但嫁过去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我的儿啊!”她不由得又抱住自己的女儿哭诉道。她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嫁到朝鲜,但在她想来,虽然尚未正式下旨,可陛下既然有了这样的心思,他们家还能反对不成,还敢反对不成?岱雯迟早是要嫁过去的。一想到这件事,魏氏就悲从心来,不由得哭了起来。

  岱雯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奇怪。她初听到父亲的话时脸上也显露出痛苦的神情,但慢慢的,她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时而好像十分愤恨,时而又好像有些遗憾。不知她在想什么。

  “怎会如此,怎会就选中了岱雯?难道宗室中就没有年岁合适的人?”薛熙扬叫道。“我要入宫问问姐姐,问问姐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转身就要离开。

  “回来!”只听薛宁喊道。薛熙扬不敢违背父亲的话,只能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薛宁又说道:“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要入宫求见!你是想害你亲姐姐么!”

  “儿子岂会有这样的想法。”熙扬赶忙说道。

  “你若是没有这样的想法,就老实在家里待着!”薛宁又说了熙扬一句,随后同魏氏说道:“把书信给我看看。”

  魏氏流着眼泪将一页纸递给公公。薛宁拿起眼镜戴上,认真将纸上所有的文字都看了一遍,说道:“虽然陛下有让岱雯去朝鲜为王正妃之意,但在书信最后陛下说了,若是岱雯自己不愿意,也可不去。”

  “真的?”听到这句话,魏氏马上抬起脑袋。

  “你们都慌什么!”薛宁当然不会回答儿媳妇的话,而是出言说道:“最后这几句话字迹清晰,若是从头到尾看一遍一定能够看到。你们只看了前几句话就慌慌张张起来,这样做事岂能将事情做好?熙冉,你都已经为官快二十年了,这点事情都记不住!”

  “儿子知错了。”熙冉马上认错。但他即使是认错的时候脸上也是笑模样。“既然陛下写了,若是岱雯自己不愿就不会强逼她去做朝鲜王妃,那陛下定然不会强逼岱雯去做。”

  “我就说姐夫不会这样坑害岱雯。咱们家这些小辈的,姐夫最喜欢的就是岱雯,岂会推她入火坑。”熙扬也笑道。

  “好了,这事解决了。”熙冉又道:“明日我入宫求见陛下,告诉陛下岱雯不愿。”

  “对对,明日入宫告诉岱雯不愿。”魏氏连忙说道。

  “因为孙儿辈的事情叨扰了父母,打扰了父母安歇,真是儿子的过错。儿子这就回去。明日再来向父母请安。”熙冉又对父母行礼,就要与魏氏、岱雯一起离开这个院子。熙扬也赶忙行礼告退。

  “你慢些。”薛宁说道:“在书信上,陛下说的是岱雯不愿,而非你自己代替岱雯说不愿,才可不去。这事,总要问问岱雯自己的意思。”

  “儿子知道了。”熙冉听到父亲这样说,虽然觉得多此一举,但仍然转过头问女儿道:“你可愿意去朝鲜做正妃?”

  但出乎他预料的是,岱雯沉默一会儿,低声说道:“女儿愿意去朝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