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星阁仙缘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魂之诅咒

第二百四十四章 魂之诅咒

  迈着沉重的步伐沐云轩等人在小镇的街道之行走,对于沐云轩等人来讲小镇之的居民宛如虚无缥缈的存在一样,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淡淡的死亡气息。

  小镇居民这种超脱于现实之外的神秘存在淋漓尽致的展现在沐云轩等众人的面前,给人一种扑朔迷离的感觉,他们游走于现实和死亡之间,宛如鬼魅一样苟活在现实世界之,显得十分的神秘。

  “这个神秘的小镇之真的没有一个活人存在吗?”这是简星辰进入小镇之后的第一感觉。

  对于简星辰来讲,眼前的小镇之的活死人宛如虚无缥缈的存在一样,让简星辰难以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和归属感,这的确是一个十分怪异的小镇。

  感受到简星辰内心的疑惑和不解,沐云轩微微思索了片刻时间,随后缓缓说道:“也许这个小镇是一个被诅咒的城镇,所以小镇的居民才会变成这样。”

  “也许吧。”简星辰默默的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行走在小镇的大街之,沐云轩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从未有过的孤独感,仿佛沐云轩是脱离了现实世界之的神秘存在一样,一丝孤独,一丝凄凉。一丝哀伤在沐云轩的心田逐渐泛起。

  也许对于沐云轩等人来讲,小镇的居民是脱离了现实世界之神秘存在,或许他们生活在虚无票面的梦境之。根本感受不到现实世界的真实存在,宛如鬼魅一样生活在自己的梦境之。

  沐云轩等每迈进一步都有异的感觉产生,若隐若现的鬼影环绕在沐云轩的众人的周围,远远看去显得十分的诡异,凄厉的鬼哭狼嚎的声音弥漫着天地之间,仿佛置身在传说之的九幽地府阎罗殿堂一样。

  沐云轩缓缓的低下了头,隐隐约约发现自己的鞋底竟然弥漫着从未有过的难以掩饰的阴森鬼气,仿佛此时的沐云轩成为了阴森鬼气的化身,显得十分的怪异。

  没有欢笑没有痛苦,沐云轩等人的呼吸显得十分的沉重,仿佛像是在现实和死亡之间徘徊一样,对于沐云轩等人来讲眼前的现实世界宛如地府一样充满了死气,而对于城镇的居民来说眼前的世界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殿堂,焕发着从未有过的勃勃生机。

  大约过了一会儿的时间,沐云轩等众人来到了小镇之的一个神秘的庙宇之,依稀可见庙宇的面有一个古朴的牌匾,牌匾面龙飞凤舞的楼刻着三个鲜明的大字:三宝庙,神秘的庙宇淋漓尽致的展现在沐云轩的眼前。

  沐云轩等众人缓缓进入到了三宝庙之,顷刻间感觉到豁然开朗,与庙外的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下,隐隐约约发现金灿灿的佛光笼罩在这个庙宇之,颇有几分佛门的圣洁气息。

  置身在神秘的三宝庙之,默默的接受着佛光的洗礼,沐云轩隐隐约约感觉到从未有过的酣畅淋漓的感觉,眼前的庙宇更像是脱离小镇而独立存在的世外空间,宛如传说之的世外桃花源一样。

  一方面是庙宇之内的安详和圣洁,散发着从未有过的勃勃生机,一方面是小镇之的阴森恐怖,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两者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

  环视神秘的三宝庙,只见三个神秘的宝珠映入到沐云轩的眼帘之,三颗宝珠宛如众星捧月一般供奉在神秘的三宝庙之,三种不同的光芒交织在一起,给神秘的三宝庙增添了从未有过的绚丽色彩。

  隐隐约约发现沐云轩的脸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惊讶之情,嘴角微扬缓缓说道:“一般来说,佛门庙宇之应该供奉佛像,而眼前的三宝庙却为什么供奉三颗宝珠呢?”

  感受到沐云轩内心的疑惑和不解,凌青璇胭脂一般的红唇微微翘起,缓缓说道:“也许眼前的庙宇也并非是佛家庙宇也未尝可知。”

  在沐云轩惊讶和疑惑之余,一声爽朗的声音打破了空间之的寂静氛围,缓缓说道:“这的确并不是传统的佛家庙宇,而是独特的三宝庙宇。”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沐云轩大吃一惊,伸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年男子浮现在沐云轩等众人的眼前,依稀可见男子的身散发着难以掩饰的阴森鬼气,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但是怪的是眼前的男子双眼看起来显得十分的怪异,远远看去只见年男子的左眼散发着难以掩饰的玄青色光芒,而年男子的右眼散发着难以掩饰的赤红色光芒,一青一红在男子的脸交织在一起,将眼前的年男子映衬的异常的神秘。

  年男子的出现让沐云轩等众人大吃一惊,其实在沐云轩的世界里,眼前的小镇宛如传说之的地狱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活人存在,它是鬼魅的天堂,正如的名字一样眼前的小镇是一个被诅咒的城镇。

  而眼前的年男子的出现却在一定程度之打破了沐云轩的思维。在眼前的小镇之依然是有着活人存在的,这或许是人们传说的绝处逢生,这或许是人们常说的天无绝人之路。

  犀利的眼光微微扫视了眼前的年男子一眼,沐云轩的清秀的脸浮现出从未有过的难以置信的惊讶神情,嘴角微扬缓缓说道:“看来阁下是这个小镇之唯一的幸存的活人吧。”

  年男子连忙摇了摇头连忙反驳道:“你错了,其实眼前的小镇之的人都是活人,只不过现在的他们沉睡在梦而已。”

  年男子的回答让沐云轩大吃一惊,显然沐云轩并不明白年男子要表达的意思,片刻之后沐云轩灵机一动,缓缓回答道:“难道小镇的居民都已经与现实世界隔绝,沉睡在自己的醉生梦死乡之。”

  年男子欣然一笑,嘴角微扬缓缓说道:“准确的来说这是一种特的诅咒之术,它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魂之诅咒。”

  “魂之诅咒……?”沐云轩一脸疑惑的追问道,清秀的脸浮现出从未有过的难以置信的惊讶深情。

  静静的沉默了片刻时间,良久之后只见年男子缓缓说道:“其实眼前的诅咒之城是一个被人类遗忘的地方,千年以来你们是第一批进入诅咒之城的人。”

  仔细聆听年男子的话语,寒月舞微微思索了片刻时间,随后说道:“看来这的确是一个被诅咒的小镇,敢问阁下与眼前的诅咒之城有何渊源。”

  对于寒月舞的疑惑和不解,年男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爽朗的回答道:“我是守护诅咒之城的守护圣使。”

  解除了自己的疑惑和不解,沐云轩脸再一次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疑惑和不解,嘴角微扬缓缓说道:“守护圣使,眼前的诅咒之城究竟有何渊源,为什么诅咒之城的居民全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显得十分的怪异。”

  “其实他们能够这样活着已经非常的不错了,至少他们这样活着还有一定的生命价值。”守护圣使深情的感慨道。

  隐隐约约发现沐云轩等众人的脸浮现出从未有过的难以置信的惊讶深情,显然守护圣使的话语让他们难以接受,依稀可见简星辰嘴角微扬缓缓说道:“其实他们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有什么意思。”

  “是啊,守护圣使,他们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有什么意义,也许死亡对于他们是一种解脱。”沐云轩一字一句的说道。

  感受到沐云轩和简星辰话语之的深刻含义,守护圣使微微思索了片刻时间,缓缓说道:“其实诅咒之城的居民原本早死了,只不过苍天眷顾他们,给了他们一次复活重生的机会罢了。”

  隐隐约约发现守护圣使的脸浮现出淡淡的哀伤,仿佛他在转瞬即逝的瞬间想到了什么,也许千年的守护已经让守护圣使深深的疲倦了,或许他也想脱离眼前的诅咒之城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守护圣使的话语让沐云轩等人大吃一惊,隐隐约约发现他们清秀的脸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惊讶之情,片刻之后只见沐云轩一脸疑惑的追问道:“难道眼前的诅咒之城的居民全部都已经死亡了吗?”

  感受到沐云轩内心深处的疑惑和不解,守护圣使深深的看了一眼远方的星空,仿佛他的记忆永远的定格在远方的星空之,良久之后只见守护圣使缓缓说道:“其实他们在千年之前已经死了,千年之前的他们生活在一个叫做清溪村的村落,过着美满和谐的幸福生活。”

  “时隔千年沧桑巨变,他们依然能够生活在诅咒之城之,或许是天对于他们的恩赐。”沐云轩深情的感慨道。

  缓缓的转过了身,静静的看了眼前的沐云轩一眼,守护圣使继续说道:“也许吧,千年之前的清溪村因为魔族的入侵而全部灭亡,而如今他们能够从鬼魅回归到眼前的诅咒之城之,是因为一位人族圣贤的缘故。”

  “人族圣贤……?”沐云轩一脸疑惑恶追问道。

  PS:求鲜花与收藏,谢谢您的支持,一切精彩尽在本书。

  /html/book/40/40112/l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