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诸天管理员 > 第四十章盛装出席的纳兰嫣然

第四十章盛装出席的纳兰嫣然

  九月初八,宜宴宾、宜兴土、宜订婚、宜杀人……总之是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

  一大早,帝都大街上一片车水马龙,身为帝国三大家族之一的纳兰家更是所有的热闹之源,帝都的上层显贵们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此时纳兰家的大门口簇拥着一群特殊的人群,他们全都身着炼药师的袍服,胸口上那几偻璀璨的银色波纹,骄傲地显示着他们地身份与等级。

  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凡是从此处经过地路人,都是会将羡慕与敬畏地目光,投向那群互相间窃窃私语地炼药师们,在他们心中,炼药师,是一种高贵得宛如贵族般地职业。一旦成为一名光荣的炼药师就代表着步入帝都的上流社会,凌驾于大多数人之上。

  今天在纳兰家的这场宴会,经过某些有心人的造势,早就已经在帝都之中传开。

  对于陈帅提出的要求,纳兰肃并没有给出任何确切的说法,今天本来只是想要宴请陈帅,想要与之协商,许以其他的重利来让陈帅出手相助。

  但是到的现在,在某些人的刻意造势之下,俨然已经发展成了陈帅与纳兰嫣然的‘订婚宴’,云岚宗未来宗主的‘订婚宴’,这自然是大事件,引得帝都的权贵们竞相赶来献上贺礼,而那些某些人自然是与陈帅交好的太子党中人。

  纳兰府内人声鼎沸,管事们手忙脚乱的应付这意料外的展开,登记来人,增添座位,而作为家主的纳兰肃与老爷子纳兰桀却是不见踪影。

  虽然那一刻烙毒复发让的纳兰桀晕厥过去,但是却也还不至于要了纳兰桀的命,经过数天的休养,现在的纳兰桀已经可以自如活动。

  此刻,在纳兰家的内院某个房间之中,纳兰桀神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好好,好啊,我一时半会儿可还死不了。”蓦地,纳兰桀忽然暴怒出声。

  “父亲,我……”纳兰肃拘谨的站在纳兰桀面前,欲要开口。

  “你你你,你什么你……”纳兰桀猛地一拍桌面,将一张名贵的金丝楠木桌拍成满地碎屑,斗王威势汹涌让的纳兰肃不由面色发白。

  “老头子我可还没到死期,就算我马上就要死了,我也绝对不会容许有人胆敢以此威胁。”纳兰桀怒道,尽显桀骜与不屈。

  “陈帅是吧,很好,很好,竟然敢以此要挟我纳兰家将嫣然嫁给他,这是奇耻大辱,若是答应了我纳兰桀就算能够苟活还有什么面子可言,这件事就算是我死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父亲,你先不要动怒,这件事情背后有人在助力,你放心,我与嫣然也是决计不会让答应他的。”纳兰肃保证道。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管事出现在门口,向两人报告了陈帅与太子等人已经来到的消息,核心人物已到,纳兰肃自然不好再不出面。

  ……

  “小姐,家主在叫您出去。”安静别致的小院之中,一名丫鬟敲了敲门,传话道。

  “知道了。”房间中传来纳兰嫣然清冷的声音。

  这是一间简单的房间,没有过多的装饰,唯有在一些微末细节上可以看出一些属于少女的情调,这里便是纳兰嫣然的闺房。

  今天的纳兰嫣然身上穿着的不再是代表了她云岚宗传人身份的月白袍服,相反却是换上了帝都少女们都喜爱的漂亮裙装,只是颜色依旧洁白,给人一种素净之感。

  此刻,纳兰嫣然端坐在梳妆台前,在她面前立着的是一块椭圆形的铜镜,底座上有双龙环抱,镜子中映照着的是一张完美无瑕疵的俏脸,虽然稍显稚嫩,但是却已经初具倾城绝色。

  纤手微抬,纳兰嫣然双手纤指拈着一张大红的唇脂,置于嘴边,本就有着独特淡粉色彩的双唇微启,在唇脂上轻轻一抿,转瞬即放,顿时那唇角上便是染上了一层如血一般的妖异色彩。

  小巧的琼鼻,散发着如同圆润的羊脂玉般的光泽,令人忍不住心生要咬上一口的想法。

  再其上便是那双秋水般的美眸,澄澈宁静,长长的睫毛扑闪,令人神驰目眩,颜色适中的眼影将那微微上翘的眼角勾勒的愈发迷人。

  这是她拜入云岚宗宗主门下以来,第一次盛装打扮,因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她会答应陈帅的要求,待得纳兰桀身上的烙毒清除之后她便会杀掉他……一切都已经计划好,到的最后,所有的骂名她将一力承担。

  ……

  一上午的时间在热闹的寒暄之中一晃而过,各宾客相继落座,到的最后就连纳兰桀都是强忍着一肚子的火,黑着一张脸坐在首位上。

  “嫣然呢?”纳兰肃悄声问身旁的管事,心头一跳,不由想到了一个不好的可能,‘纳兰嫣然已经回到云岚山来逃避’。

  就在纳兰肃兀自揣测之时,门外,一名艳丽的白裙少女出现,立时便是吸引了大厅之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啪、砰、叮’

  各种酒杯落地之声接连响起,这一刻不知道多少男子暗自吞咽了一口口水,被那以优雅姿态进门的少女所惊艳,紧接着,无数的窃窃私语声响起。

  大厅首座,纳兰桀与纳兰肃同时皱了皱眉头,而作为主角的陈帅从惊艳状态之中回过神来,嘴角不由咧开一个弧度。

  在陈帅身旁,加玛帝国的太子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贪婪,不过被他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与陈帅对视了一眼,皆是会心一笑。

  看这纳兰嫣然的可以打扮,他们已经很确定自己的造势计策成功,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就算是纳兰嫣然也不敢轻易背上大不孝之名。

  厅中另外一张被帝都贵女们占据的桌子,小公主月儿扯了扯雅妃的衣角,疑惑问道:“雅妃姐,嫣然这是打算做什么?”

  雅妃看着盛装打扮的纳兰嫣然,微微失神,不由想起昨日与许乐的讨论,她问过许乐如果纳兰嫣然真的选择对陈帅动手的话,成功率有多少,那时候许乐看着他的眼睛丝毫不开玩笑的做了一个鸭蛋的手势,零,完全不可能成功。

  雅妃深呼吸一口气,视线望向大厅外,心下暗自焦急。

  “这个冤家,不是说好了来帮忙的吗?难道还真要等到最后一刻再闪亮登场不成?”雅妃不由腹诽,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门外的小道。

  就在这时,雅妃忽然察觉到小道地上的光影有些异样,原本一动不动的芭蕉叶子这一刻仿佛被某个无形的人触动了下,上下摇曳。

  雅妃正自疑惑,没过多久,雅妃只觉肩头突然被人拍了一拍,不由发出一声娇呼。

  这一声娇呼瞬间便是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在一众斗灵斗王强者的凝神查探之下,即便是隐形斗篷也无所遁形。

  在那些强者出手之前,许乐哗的摘下斗篷,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震撼出场。

  “唔,路经此地,见贵宅锣鼓喧天,一时好奇便是进来瞧瞧,纳兰老爷子还望见谅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