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永恒蓬莱 > 第四十五章逃上

第四十五章逃上

  林啸与绝命拼斗之间,剑剑催命,稍有不慎,就有陨灭的可能,哪里还能分心防御神出鬼没的半月追魂刀。

  第一刀,便在林啸后背留下一条长长的伤口。拼着一刀,险而又险避开绝命的杀招。

  另一边,卢明带着顾小顾,在对方弓箭手之下,极端被动。

  爆熊轮起斧头直劈虚渊,虽然能将斧头弹开,所站地面都已皲裂,一下比一下吃力。

  虚渊皱了皱眉头,这样下去,首先败亡的将是林啸,林啸承担的压力最大。

  他并不愿,好友被自己连累,所以他决定逃。

  右手掌心闪出一道白光,刺向巨斧,巨斧被劈成两半,掉落在地。这一击,吓得爆熊连连后退,这才想起来,他攻击的是剑圣虚渊。白光收回手心,虚渊的脸色惨白。腾空,跃上屋顶,头也不会地朝着远方掠去。

  对方并不追击,刀客冷声道,“剑圣未曾中毒,还有谁敢对付他,光是这剑中之魄,便可将我们杀个干净。”

  “爆熊,过来,一起杀了“府中剑。”

  绝命同样难受非常。在爆熊退后的时候,林啸就割下袍子将耳朵捂住,所以他成名的天音剑,并不占优势。

  捂住耳朵,便听不见声音,自然难以防备半月追魂刀。与绝命战斗,也没有多余的心力来防备。

  所以,他干脆不防,半月追魂刀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这些伤口并没有让他恐慌,他反而更加拼命,一剑比一剑狠,绝命自然也挂了彩。

  爆熊哪里还有勇气与他战斗,“我去追剑圣。”

  话毕,便腾空而起,朝着剑圣追去,是不是真的追,追上会不会截杀,那就不得而知了。

  绝命气急,“彭昂,加把力,要了他的命。”

  刀客并没有如他所言,反而收回了刀,“既然已经*走了剑圣,杀之无意,况且,或许杀了他的同时,会赔上你自己。”

  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讲的就是以命换命。你能拿走他的命,但是却必须要人来陪。

  阁楼上的弓箭手也露出身形,淡淡地瞥了一眼卢明,然后同刀客一起,消失在夜色中。

  绝命隔开软剑,飞身而退,同样消失在夜色里。

  林啸仅凭这一股狠劲战斗,此时走了对手,便倒在地上,气息不稳,他的伤实在很重。

  卢明从旁边掠过来,顾小顾紧随其后。

  卢明摇头,“把剑圣交给我,此时恐怕已在潞州大营,有谁能在潞州大营里猖狂。”

  林啸并不后悔,“你若不*迫他,自然让你带走,可是你们却让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那就不行。”

  卢明拍了拍顾小顾,“有这个小子在手,只要剑圣过了这一劫,就不怕他不来。”

  “你也担心他过不了这一劫?”

  卢明忧虑,“是啊,若是他就这样折在云慈城,师妹恐怕一辈子都会恨我。剑圣也是个绝情的人,已足足让小师妹等了十四年。”

  “你的伤?”顾小顾先前还怪罪林啸掳走虚渊,此刻,才知道,原来是朋友。

  “所以,咱们现在站在同一条线上,都要保剑圣,咱们需要帮手,对方实力很强大。”

  “潞州十三骑,正在来云慈城的路上。你的伤要紧,可有药物。”

  这座庭院,便是林啸的,他自然知道,“那儿是药房。”

  “你此时不宜挪动,我去拿药。”

  阁楼的台阶已经被毁,卢明掠上阁楼,找寻药物。

  经过一番处理,林啸的脸色总算恢复了一些,“你的人什么时候来?”

  “快了。”

  快了,不知道有多快,也不知道有没有变故。

  顾小顾很是忧心,“师父绝对躲不过那四个人的追杀,咱们应该马上去帮师父。”

  卢明叹了口气,“咱们去了也没有用。”

  是的,光凭他们二人,根本不是那四个人的对手,去了也是送菜。

  “剑圣暂时应该没事。他们如果全力对付剑圣,恐怕早就将剑圣拿下了。”

  “那么我们便还有机会,我倒是知道另外两个人,有他们帮忙,或许胜算大些。”

  顾小顾知道,“呼延昭,齐风,还有夕遥。”到了此时,他不得不承认,夕遥比他厉害。他们同样是累赘,不同的是,夕遥作为累赘的同时,能够帮到队友。而现下的顾小顾,用处确实不大。

  “涣皇子或许并不知道剑圣的处境,不然,绝不会仅仅派出呼延昭。”

  卢明会意,“所以明天找到呼延昭,通知皇子,有皇子压制,吕轻侯便不敢胡来。”

  “他们只怕也遭遇了麻烦,吕轻侯恐怕想到了皇子会插手,所以绝对不会让皇子知道消息。他苦心积虑筹谋十年的复仇计划,又怎么会这样简单。”

  卢明很是自信,“我相信剑圣能够逃掉这一劫,芷心足足追寻了十四年,上苍也该让她如愿了。”

  两个人的话语,让顾小顾不明所以,“你们究竟说的什么。”

  卢明叹息,“小顾,以后千万别学你师父,将自己的心都丢了。”

  顾小顾恍然,难怪拜师之时。剑圣便宽慰他,诛邪剑可以丢,但千万不能丢掉自己的心。原来师父将自己的心弄丢了,难怪要告诫自己。

  “心丢了能找回来么。”

  林啸笑了笑,“心若死了便是一了百了,但心若是丢了,或许可以找回来,但是很困难。所以,让我选择,我宁愿死了心,也不愿意丢了心。把心丢给了别人,别人不当回事,到处乱丢,就彻底丢了。”

  虚渊丢过心,这点他承认。但是他认为,自己的心已经找回来了,所以才会说,三年时间,一个人让他尘心归定、一个人让他剑心通明、一个人让他道心稳固。

  但当过往的人和事即将从临眼前的时候,他才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心依然还没有找回来。

  依旧丢了。

  依旧在流浪。

  依旧徘徊于俗世凡尘过往。

  这一次,他打算将它找回来,再也不丢掉。

  所以,中碧人清清楚楚知道他去了南碧,又将自南碧返回,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