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0291章做妾就得老实

第0291章做妾就得老实

  ??

  “哼,到底是个侍妾,不是正经的主子,也就喜欢这些上不得台面的花儿了。”李氏到底没忍住。

  “虽说,李主子不喜芍药,可李主子您,也穿不得牡丹呀。”叶枣笑了笑:“奴才是侍妾,是主子爷的妾。李主子您也是主子爷的妾。不过,您是上了玉蝶的,到底与奴才不一样些。倒是,也只有奴才能穿这样的衣裳了。”

  李氏听着,猛的拍了一下桌子:“你放肆!”

  福晋皱眉,正要说话,就见叶枣继续道:“奴才是说错了?难不成,李主子能穿牡丹的?还是说,上了玉蝶的侧福晋,就不是妾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倒是奴才不懂事,可奴才也是学过府里的规矩的,竟不知道呢。”

  说着,叶枣看向福晋:“奴才没学好规矩呢。”

  福晋心里畅快,笑了笑:“哪里就没学好,这不是挺好的?上了玉蝶也是妾,只是这妾生儿育女之后,难免就心大了,不当自己是妾了。”

  “你叶氏,你真是侍宠生娇。”李氏气的脸又是红又是白:“福晋,您就是这样管家的么?”

  “既然,上了玉蝶的侧福晋也是妾,奴才怎么就瞧着,李主子这是要替福晋做主呢?福晋怎么管家的,都是李主子说了算么?祖母那会子说过,过去的汉人家里,这做妾的要是敢拿捏主母,那是要被打死的。”

  叶枣无事了李氏的怒火中烧,只是慢吞吞的,像是她什么都没说,只一心回答福晋的话。

  李氏气的胸膛不停的起伏,可惜,这是在福晋的屋里,她就算是想立刻打杀了叶氏,也总是不能说的。

  “叶氏!我看你就这样得宠一辈子!”李氏咬着一口银牙,一字一顿。

  “多谢李主子的心意了。”叶枣福身:“奴才也想着得宠是好事。可奴才也不怕失宠呢,奴才做妾做的规矩,主子福晋是最和善不过的了,哪一日,奴才失宠了,主子福晋肯定不会叫奴才没了下场的。”

  言下之意,就是做妾太嚣张,失宠了也就没有了下场。

  福晋看着叶枣顶撞李氏,本就高兴。这会子,这一句,倒是叫她越发觉得,叶氏懂事。

  她从不怕人面上恭敬,背后有别的想法。

  在她看来叶氏极聪明,绝不是个唯唯诺诺的人。

  可是聪明有时候也好,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她要是真能谨守本分,那以后,就算是失宠了,她也不会叫她过不下去。

  李氏被气到了极致,反倒是冷静了。

  这叶氏,分明是故意的。她如今与她闹,丝毫好处都没有。

  “牙尖嘴利,那就等你失宠那一日,自己后悔吧。”她就不信,福晋能管她,无非是如今叶氏还有用罢了。

  “好了!李氏,你作为侧福晋,与叶氏争吵,成何体统?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福晋将手里的茶碗放下去,轻轻的声音,就叫屋里所有人的心都提起来了。

  “叶氏,你也不该顶撞你李主子!”

  “是,奴才有错,还请福晋责罚。”叶枣忙认错。

  “罢了,都有过错,李氏抄几卷经文,平心静气。叶氏,你就禁足七日吧。好好反省,以后要懂事些。知道什么人能顶撞,什么人不能。记住你的本分。不许侍宠生娇。”

  “奴才多谢福晋。”叶枣忙道。

  众人心里都觉得荒诞,其实一个侧福晋和一个侍妾同时被罚,本就是个奇异的事。

  福晋这是偏心的很呢,众人岂有看不清的?

  李氏更是一句话也不想说了,再闹,福晋就能给她扣个不尊福晋的罪名。

  可她要抄经,叶氏只需闭门七日,这不是打她的脸?

  这件事之后,只怕是她在府里都没面子了。

  旁人家的侍妾,要是敢这么做,拉出去立刻打死也是有的。她竟然要受这个委屈!

  李氏越想越气,又委屈,竟是要落泪的样子。

  福晋一摆手:“都回去吧。”

  等众人出去了,福晋也累极了,躺在榻上闭上眼慢慢琢磨。

  这布料自然是敲打叶氏的意思,叶氏就这样欢欢喜喜的穿上了。

  不管是不敢违抗,还是心思深沉都不要紧,她穿了就好。

  眼下她得宠,可也没什么值得她需要收拾的。只需时不时的敲打一下就好了。

  至于李氏,如今还是看不清自己的本事,也是够叫人恶心的了。

  没有男人撑着你,再是厉害又如何?

  还不是叫一个侍妾也能顶撞?

  福晋看着叶氏顶撞李氏,就犹如看见当年的李氏骄傲的对着她。

  这才几年呢?

  她还是福晋,李氏就成了这样。不过如此啊。

  李氏当然气不过,回去之后,摔了一屋子的东西,当天就病倒了。

  晚间,四爷回来,得知李氏病了,就去看了看。

  李氏躺在榻上,披散着长发,额头上带着一个雪青缎的抹额,倒是显得弱不禁风。

  她本有美貌,虽然年纪不如叶枣,但是自有一番风情。

  四爷倒是多看了几眼。

  “怎么病了?着凉了?看过太医了没有?”四爷坐下道。

  “爷看过了。”李氏说了这几个字,就一脸的委屈看着四爷。

  四爷想皱眉,到底忍住了:“既然看过了,太医开了方子?好好养着吧。”

  “爷臣妾委屈,臣妾好歹是侧福晋,上了玉蝶的侧福晋,再是不好,也生了大格格二阿哥,臣妾委屈。”李氏说着,就哭出来了。

  她是真的委屈,不是装的。

  所以,这会子真情流露,就很是叫四爷觉得有些气闷。

  毕竟是宠爱过的,毕竟是大格格和二阿哥的生母,毕竟是府里的侧福晋。于情于理,他都不能不管。

  “今儿出什么事了?”四爷看来,能叫李氏哭成这样,除了正院,也没别人了。

  李氏只是哭,四爷指了春花:“你说!一个字都不要漏了!”

  不过,想了想,四爷又对外头道:“苏培盛,你去吧,今儿什么事,问清楚。”

  李氏本来还感动,可四爷竟怕她的丫头胡说,一阵气闷:“春花你说,今儿我也有不是,你不许瞒着,不许替我说好话!”

  她倒是不信,叶氏这么不知道尊卑,四爷就一点都不生气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