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永恒剑主 > 第两百九十五章摆脱下

第两百九十五章摆脱下

  一一将有可能产生这效果的因素排除,很快,他直接定位到了一个他一直都忽略没有重视的东西。◎?№№№?

  闪避属性!

  “如果都不是那些,那就应该是这个属性产生的作用了。”

  他心头猜测。

  现在情况不好,没时间验证这个,只得留到之后再说。

  头顶上那三股气息不断飞行环绕,显然是笃定了他就在这里。

  “必须想个办法。”

  凝神片刻,他迅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样事先准备好的阵盘。

  既然敢孤身前来挑战天意刀,他自然也做好万全准备,事先便考虑到各种情况,用阵符道,以血为引,刻画了一些有可能用得上的阵盘。

  镶嵌到阵盘中级一块灵玉。

  他小心将阵盘埋入自己所站脚下。然后又换个位置继续取出一块阵盘,继续镶嵌灵玉,埋入地下。

  他手指几下一挖,便能轻松掘出一个足以埋掉阵盘的大洞,随手一拂便将泥土恢复如初。力道运用恰到好处。

  这几个阵盘是他这两天时间全部的心血,能否成事,便要具体运用了。

  迅埋下连续五个阵盘,组成一个硕大的圆阵。

  林新隐藏到阵法外围,手印一结。

  阵法顿时微微释放出一丝气息。

  嗖嗖!!

  刹那间,三道流光轰然射来,悬浮在阵势上方。

  “在这里!刚才有一丝气息泄露。”

  那贵妇沉声道。

  “似乎有些像是故意引我们过来。”

  “以他现在状态,还能翻出什么花样不成?中了第二问化云烟,不是那么好去除的!”长须老者淡淡道。

  “洞天神符就算他得手,也是在天意刀的储物晶中,没有时间祭炼解除封印,就算得手也取不出任何东西,只要我等穷追不舍,别给他解除时间,便有很大可能得手!”缺月目光在下方扫视,一边道。?◎?§37zw卍

  “能被三位真人如此处心积虑。在下一小小筑基,还真是荣幸。”林新身影忽然从下方弥漫出来,伴随他出现的,还有阵阵灰雾。他的人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看不清面孔。

  哧!

  他刚一出现,三道流光闪电般便落在他所在位置。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多出一个深达数米的大坑,缓缓冒着青烟。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贵妇冷冷道。

  “夫人此言差矣。无论在下是不是邪魔,三位也不可能放弃洞天神符....”

  人影又从另一侧浮现出来,似乎先前的攻击没有丝毫效果。

  另一处林中,林新缓缓浮现出身影,遥遥感应到那边三人正被阵法幻影牵制着。他一边分神控制远处幻影,和三人扯着话,一边自己飞远离那块区域。

  能够让三个真人顶尖高手上当的幻影阵,是他叠加了原本普通的高级幻象阵一百多个,才制造出的气息和真人相似的凝实幻影。

  但因为只能靠灵玉支撑,自然持续时间很短。顶多只有半柱香时间。所以他必须尽可能在此时间内离开够远。

  很快,原本那片幻影所在的区域陡然传来一声爆炸,一道红光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远远飞射。

  后面三道流光紧追不舍。

  这便是那阵法最后的效果了,最后所有灵气化为光束,朝着远处奔逃,度比他本体还要快一筹。毕竟只是个没有重量的幻影。

  远远回头看了眼飞离这里的四道流光,林新仔细感应了下四周,再没有其他人后,这才拐了个弯,朝着纳溪方向飞去。

  仙煞盟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尽早打开储物晶,取出洞天神符祭炼,才是正道。

  只要能有自己洞天,他必定不会如天意刀那般最后因为失算错估。而大意死在最后一剑上。

  实际上若他不是以伤换伤的打法,而是正统的慢慢对招,天意刀完全可以轻松获胜,一旦摸清楚他的底细,便肯定不会给他换伤机会。?¤37zw?网◎?◎

  不过这个也有些反衬出,洞天神符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逃生能力。如果临死前天意刀能躲进洞天。那他再什么招式换伤也没用。

  只是他隐约感觉,天意刀最后的眼神有些怪异,那种木然,又似乎是愕然。让他有些不解。

  *************************

  嘭!

  黑玉石筑成的石桌上,狠狠被砸出一个清晰掌印。

  “什么!!?洞天神符被抢了?!!”

  纳溪附近一处深山中,某个洞府内。

  一头戴峨冠的瘦长老者面色难看的盯着面前低头的三人。

  这三人赫然便是缺月等追杀林新的那三位真人。

  “你们亲自前往监督帮扶,居然回头来就是给我这个结果?!!”老者一身月白道袍,袖口一个红蓝太极图足有巴掌大小,正缓缓转动着,释放红蓝双色微光。

  “真君息怒,我们前面先用了禁止天意刀遁入洞天的金符,让其临死关头只能拼命,只是没想到最后一刻,那挑战的魔道修士居然动作这么快....我等也没想到变化如此之快,便胜负已分。所以最后....”贵妇人低头愧然道。

  “有意思!”真君鹰隼一般的双目缓缓扫过面前三人。“你们三个真人都是即将问道层面,居然连一个真人都不是的小家伙也抓不住,还被对方用幻象阵法耍了一通。”

  “那人阵道造诣极高,居然将一普通阵法叠加强化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我等也是...也是....”缺月无奈解释。他取出一块阵盘残片,这是他们后面醒悟后,回转身找到的东西。

  接过残片,真君只是粗略一扫,眼中隐隐泛起惊色。心里的愤懑也略微少了些。

  “你们三位好歹也是一宗之主,些许阵符还不能看破,以后让我还有什么信心将大事交给你们?”

  “真君之道,乃至强之道!晚辈等实在不知,洞天神符能够对真君有何帮助?”缺月也是低声问。这也是其余两位真人一直心有疑惑的地方。

  真君已经是景级老怪物,修的是至强之道。不依靠外物,不依靠法宝,凭依的,便是自身一口先天玄黄元气。这一口元气被其苦修精炼七百七十七年,采集熔炼先天庚金元母,在深海海底反复锤炼,最终还经过一番机缘,才成就无上威力。

  只要对敌时喷出一转。快逾闪电,无坚不摧,就算是景级同级老家伙,若是没有特殊法宝或者神通,也只有暂避其锋。

  黄猿真君的凶名,在纳溪附近的老修士心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只不过近些年很少出手,在新人中名声不显罢了。

  “这你们便不用管了。”黄猿真君也不解释。

  “按晚辈等判断,那夺走洞天神符的修士,修为战力。甚至还要比我等低上一筹,在对战中被天意刀一开始是彻底压制,但后面却凭借其诡异复原能力,以伤换伤,突然袭击,甚至连要害也不惧被刺穿,这才使得天意刀大意,最终得逞。”

  贵妇分辨说。

  “不错。单打独斗,只要注意不被其贴身,那人不足为惧。若不是我等金符限制天意刀遁走,那人也不会如此轻易便获胜。”长须老者点头道。“之后利用幻阵摆脱我等,以阵法波动掩盖追踪灵气波动,倒是有其真本事。”

  “接下来。如何找回洞天神符,你们三人若是不行,我便只能调换其他真人前来了。”黄猿真君放下阵盘残片。

  “找到此人,可将其劝入我仙煞盟,此人阵符道....确实不凡!”

  他想了下,还是下了个命令。

  “若是实在不愿。你等方可击杀。”

  “谨遵真君之令。”三位真人异口同声道,他们三人都是不断受黄猿真君指点提升上来的,之间不是师徒,胜似师徒。所以都是对其恭敬有加。

  ********************

  纳溪繁华地段外围,是普通居民和穷苦的江湖人安享晚年区域。

  这里建筑古旧,街上多是看到字画店和茶馆曲艺楼,客人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路上经过来往之人,也多是老人和小孩,买糖葫芦和小糖人等的小贩随处可见。

  一处卖汤圆的小摊处。

  一个黑脸汉子腰悬弯刀,身材健壮如牛,正慢慢吃着面前的小汤圆。

  边上一个妇女正小心的给儿子喂着吃的,一边哄一边说着听不大懂的地方方言。

  那小孩吃得满嘴糯米糊,不时的东张西望,一副很不专心的样子。

  惹得黑脸汉子不时朝小孩子望去,眼里隐隐有些羡慕之色。

  啪。

  一个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一下坐到黑脸汉子对面。

  “店家,来碗芝麻的,要十个。”

  男子冲摊主叫了声。

  “好嘞。”

  黑脸汉子看向对面中年人,眼中露出感激之色。

  “这是你要的东西。”

  他将背上一直背着的包袱取下来,放到桌边,往对方推去。

  对方缓缓接过东西,摸了摸。

  “还有笔记,你父亲的遗物,我也想看看。”

  “没问题。都是些我看不懂的东西,送给你又何妨。”黑脸汉子淡淡道。

  “怎么样?报了仇的感觉?”中年人微笑问。

  黑脸汉子摇摇头。“心头空空的。感觉什么都提不起劲。”

  “人这一生,有悲有喜,有怒有惧。但最让人害怕的,便是空虚。”中年人平静道。“空虚就是没有追求,没有目标,人浑浑噩噩,若是不能迅找到自己前进的动力,那很快便会陷入无欲无求,感觉人生了无生趣的死胡同。”

  “那我该怎么做?”黑脸汉子眼中露出一丝苦恼。

  “这要看你自己,想要什么,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中年人微笑道。“你想要的生活,别人无从得知。这要靠你自己去寻找。”

  “多谢先生教诲。”黑脸汉子仔细思索后,朝中年人感激一拜。

  “走吧,事不宜迟,我们尽快,仙煞盟很快便会查到你身上,此事了结,你必须尽快离开。”

  中年人正色道。

  “只要不被当面抓住,以我核心身份,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仙煞盟会正面找来,但你不同,你只是外围成员。”

  “我明白!”黑脸汉子点头。“那便请先生随我来吧!”(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