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今夜有戏 > 192帮他

192帮他

  “陈名,南津见。”

  短短的五个字,却叫我的灵魂都跟着颤抖,一股寒意随即涌上心头,我刚要说话,那头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一颗心剧烈的跳动着。

  见我面色凝重,沈诺言警惕的问我是谁打来的电话?我皱了皱眉,说:“是李孤笑。”

  虽然我和李孤笑接触不多,但因为记忆深刻,所以我一直记得他的声音,何况他的声线浑厚迷人,是那种让人想忘都忘不了的存在。

  沈诺言眉头紧皱,说道:“李孤笑给你打电话干嘛?”

  我说他要来南津了,打电话是想跟我说一声,口气类似于宣战。我有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李孤笑这次可能要长留在南津了,之前一叶浮萍不是说这家伙在云楠那边遇到了麻烦吗?他该不会是被赶出了那边,所以想来南津这边瓜分杨家吧?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一种危机感直逼我的心头。

  要知道,我好不容易搞垮了杨家,扫除了一批障碍,甚至抓住了叶云山的把柄,叫他不敢轻举妄动,可以说我很快就能上位了,但李孤笑的突然出现成为了我心里头的一块大石。我很明白,搞垮杨家的事儿,即便我是躲在暗处的,但云家一定会知道我参与其中,而为了避免步高家和杨家的后尘,他们很可能会选择强强联合,到时候李孤笑将会成为他们的最佳选择。

  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说:“李孤笑哪怕真的是逃离云楠的,他既然敢挑衅我,必定有着傲人的实力,如果再加上一个云家,加上鲍雯在南津已经打下的‘江山’,我不一定能干得过他。”

  苏若水颇为担忧的问道:“那该怎么办?”

  我摇摇头,深吸一口气,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只有这一个法子。”

  一直没说话的苏广厦突然说道:“需要我们苏家的帮助吗?”

  我有些意外的看向他,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提出让苏家帮忙。苏若水顿时一脸的欣喜,但还是有些谨慎的问可以么?我知道她肯定是怕这么做,会惹得她还没见过的父母不高兴,而我也还不想欠这个人情,不想给苏家落下一个‘看上他们家的权势,所以才跟苏若水在一起’的名声,所以我果断拒绝了。

  苏广厦见我拒绝,脸上颇为满意,看来他其实也不想搬出苏家,只是怕我应付吃力,所以才想帮我一把。这份情谊我领下了,也铭记于心。

  有时候你不需要真的为一个人付出什么,才能感动他,你只要让他知道你有这份心意,就足以‘俘虏’他的心。

  收回思绪,我说:“我要去锦绣一趟,哥,待会儿我再回来接受训练,成吗?”

  苏广厦点了点头,看了一下手表,沉声道:“一个小时之内返回,如果迟了,今天的训练加练两个小时。”

  听到这话,我赶紧带着沈诺言一溜烟跑了,身后传来苏若水的抱怨声,她嫌弃苏广厦实在是太严厉了,我不由莞尔一笑,现在我已经能适应苏广厦的训练了,而且我还爱上了这种变强的感觉,沈诺言说我天生就是练武的料子,还说我是个毅力疯子,而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断变强。

  来到锦绣,我刚进去,领班带着一群工作人员就对我鞠躬行礼,毕恭毕敬的喊了声“名哥”,而我早已习惯了这种‘尊敬’和‘恭维’,冲他们点了点头就径直去了顶楼云三千的办公室。

  站在门口,我听到里面传来摔东西的声音,然后,三爷暴怒的声音传来,他说:“你们敢动她一下试试?我要你们整个云家陪葬!”

  记忆里,三爷从来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他的性格十分的冷淡,冷淡的叫身边的人都有点受不了,所以,我很好奇到底是谁惹怒了他,更重要的是,他嘴里的那个‘她’究竟是谁?

  据我所知,三爷最在乎的两个女人就是宋佳音和段青狐,能动宋佳音的,我至今还没见过,但段青狐跟我一样毫无背景,不过是身手过硬而已,所以其实很多人都能动她。想到这里,我一阵恼怒,若真有人要动她的话,无论是谁,我都会叫对方不得好死!

  正想着,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冷笑声,他说:“三千,你不想叫她受到伤害,那就乖乖的把你手里的东西全部都给交出来,否则……哼!你应该知道你爷爷这个人的脾气,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靠!这个人竟然逼迫三爷交出手里的产业,听他的话,我寻思他肯定是云家的人,而且很有可能是三爷的父亲。我早就听说云家对三爷无比的残忍了,今天一见才觉得外面说的好像还是轻的,这云家远比外人想象中的还要无耻。

  这时,门突然被人打开了,紧接着,我就看到一个面容俊朗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男人虽然长得挺帅,但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狡诈,一看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像看到鬼一样,忙从我的身边绕了过去,小跑着离开了。

  我看向沈诺言,问道:“我有这么可怕?”

  沈诺言看着我的脸,说:“不可怕啊,可能你看他的眼神里带着‘色’,把他给吓跑了吧。”

  我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没好气的说:“去你大爷的。”

  说完我就进了办公室,结果就看到地上全是茶水和碎片,三爷站在窗户前,额头青筋暴露,双拳紧握,看上去似乎在努力隐忍着什么。

  我喊了声“三爷”,他转过脸来,望着我,一张脸上是我从没见过的狠辣和决然,他只说了一句话,那就是:“我要做云家家主。”

  我心下一沉,说:“好,我帮你。”

  三爷冲我笑了笑,眉间却满是疲惫。

  我和他虽然有过误会,但自从他跟我坦诚过自己的心事之后,我就把他当成了朋友,而且他肯在我回来之后依然义无反顾的帮我,无论是因为宋佳音,还是因为段青狐,我都很感激他,所以当他需要我的帮助时,我也会义无反顾的帮他。

  三爷示意我坐下,他将地上整理了一下,又洗了个手,取了一套新的茶具,给我煮了一杯茶,问我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说:“先不说我的事,三爷,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压在心里不舒服,不如跟我说一说。”

  三爷眼神一暗,皱眉道:“其实我并不是我在云家那个妈亲生的。”

  我有些吃惊的望着他,他说:“我妈是个傻子,一个很漂亮的傻子,当年我爸看她生的漂亮,就把她给玷污了,这才生出了我来。原本他们并不打算承认我,觉得我是个污点,但是因为我爸一直没儿子,他觉得自己不能膝下无子,所以把我接了过去,这也是为啥我不受一家人待见的原因。”

  没想到三爷竟然有这种凄惨的经历,我不由有些心疼他,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

  三爷眉眼低垂,淡淡道:“我几年前我无意中听到父母争吵,这才知道了这件事,从那以后,我一直在找我妈,没想到爷爷早就料到我有反骨,一早的就控制了我妈,为的就是日后有机会好掌控我。”

  说到这里,三爷的双手不由又紧握在一起,我很难想象他的心里有多恨,但心里同样愤慨,刚要开口说话,一旁的沈诺言突然冷冷开口道:“是他们对不起你,他们凭什么这么欺负你?这种人就该死!”

  沈诺言说这话的时候,额头青筋暴露,满眼的杀意,给人一种很森冷可怕的感觉。

  我狐疑的看向他,虽说我也很气愤,但是沈诺言已经不能用气愤来形容了,怎么说呢,感觉他的情绪和三爷的情绪差不多。沈诺言似乎也发现自己太激动了,脸色不自然的说:“我有个朋友也是私生子,情况跟三爷很像,所以我就激动了点。”

  原来如此,看来天下间的可怜人还真多。

  想到这里,我对三爷说:“诺言说的没错,这些人都该死。三爷,我今天来其实就是想和你商量关于云家的事儿,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多说了。”

  三爷点了点头,跟我说:“后天是爷爷的生日,爸的意思是让我带上所有的东西,当着众人的面将东西交给爷爷,那天晚上是最佳行动时间,我要你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把我妈给救出来,而这件事,只有你身边那个苏广厦能做到。”

  我说知道了,回去我会拜托苏广厦帮忙的。

  三爷给了我一张云家的地形图,我拿着地形图,和沈诺言一起离开了锦绣。

  按照三爷的说法,他已经有办法对付云家了,而且应该是很早就有办法了,只是顾念着旧情,所以一直都没有行动,而今,是云家的冷漠让他下定了决心,说起来,我还真要感谢无情无义的云家。

  一想到云家的事儿要被解决掉了,我心里头就畅快无比。

  半路上,苏广厦给我打来电话,我按下接听键,就听苏广厦说:“陈名,赶紧来苏宁广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