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今夜有戏 > 187神秘老板

187神秘老板

  孙南北说叶云山今晚在一个挺私密的私人会所和杨雪晴吃饭,问我们要不要过去。

  没想到杨雪晴竟然这么快就找上了叶云山,不得不说这女人真的挺有手段的。他们杨家暗地里既然和宋春城是一伙的,找叶云山必定不是因为公事,那么一定是私事儿了,直觉告诉我肯定和我有关。

  叶云山是谁?那可是南津的一把手,在南京的圈子里稳坐钓鱼台好久了,属于南津的标杆和铁杆人物,据我所知,叶风因为不喜欢依赖他,所以他才没出手对付我的,否则我早就被扫出南津了。如果杨雪晴这个女人说服了叶云山,叫他出手的话,我岂不是惨了?

  想到这,我立刻说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沈诺言问我出啥事儿了,我把事儿说了,然后让苏若水兄妹俩先吃着,我得先出去办点事儿,要是回来晚了,让他们先回去。苏广厦问我需要他跟着去么?我心里一暖,摇头说不用,让他好好照顾苏若水,然后就带着沈诺言离开了饭店。

  出了饭店,我俩先回了趟我家,取了需要的东西,又把那本笔记给放好了,这才和沈诺言前往孙南北说的那个私人会所。

  这个私人会所叫‘江南’,是个很有格调的会所,和一梭烟雨一样,这个会所实行会员制度,但喝一梭烟雨不同的是,它是个极其正规的会所,哪怕如此,也有很多人对这个地方趋之若鹜,至于原因,就要从会所的神秘老板说起了。

  这个会所背后的老板很神秘,没几个人知道是谁,知道的,也绝对不敢往外说。有传言称这个会所的老板是个女人,和叶云山关系匪浅,也有人说她就是叶云山的情妇,还有人说她是京城某个世家大族的大小姐,来南津开这个会所纯属玩玩。

  总之,众说风云,但说来说去,没一个人见过这位老板。不仅如此,这位老板对南津似乎也没啥兴趣,除了这个会所之外,就再没把手伸到别的地方去,这也是为啥道上没有她名字对原因。

  当然,这些都是我从沈诺言的嘴里听说的,他说这些的时候,满眼的狂热,不禁让我怀疑他是不是看上那个传说中的女老板了,忍不住打击他道:“可怜的单身狗,你可千万别喜欢上那种人啊,能爬到那种位置的女人,要不睡她的男人牛逼,要不睡她妈的男人牛逼,跟我们这种纯洁青年不是一路人。而且,对方指不定是个男人呢。”

  想到沈诺言可能对一个男人芳心暗忖,我顿时有种想吐的冲动,看他的眼神也不对劲了。

  沈诺言额头青筋暴露,咬牙切齿的说:“不准诋毁我的女神!不然我揍你。”

  完了,无药可救了!

  我懒得劝他,寻思哪天会所老板出现,结果真是个男的,我就奉劝这小子去贡献菊花去。

  正猥琐的想着,沈诺言就递给我一张卡,我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江南的会员卡,顿时有些惊讶。

  沈诺言刚才说过,江南是光有钱也不一定能进去的地方,我本来还想问问三爷有没有这里的会员卡的,没想到沈诺言竟然有,而且刚才我看他是从钱包里掏出来的,这说明他一直随身带着。

  我不由开始怀疑,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人,又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沈诺言说:“别多想了,这是我前女友办的,你手里拿的是她那张,我那张在我自己的手里。”

  沈诺言说着,晃了晃手里的卡。

  我寻思他前女友挺有身份的呀,问他对方啥来头,他咋跟对方分手的?沈诺言皱了皱眉,似乎不想提起这件事,我觉得我也有点八卦了,就没追问,谁知他却打开了话匣子,跟我说他之前找了一个富二代女友,那女孩对他很好,也不嫌弃他穷,他一直以为他们两个能结婚,谁知道他去军队没有半年,她就跟一个有钱有势的富二代男友结婚了,关键那个富二代男友跟他还是那种不死不休的仇人关系。

  第一眼看到沈诺言,我就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没想到他竟然有这么不堪回首的经历,我问他怪她吗?

  沈诺言点了根烟,苦涩一笑,说:“说不怪是假的,但要说怪,我这种给不了她未来给不了她安定生活的男人,又凭什么让她等我?何况,她本来就属于绚烂繁华的世界,而我只属于沼泽地,在一起时就注定了会是这个结局,怎么分不是分?”

  说到这,他叹了口气,说:“我就是想不明白,她明明知道那男的跟我啥关系,为啥要选那家伙呢?”

  我拍拍许诺言,安慰道:“你会找到愿意在你这坨牛粪上盛开的鲜花的。”

  沈诺言没好气的说:“你这叫安慰我?你才是牛粪呢!”

  说说笑笑间,我们两个已经来到了江南的门口,孙南北正在门口抽烟,见我们来,赶紧掐灭烟站起来跟我们打招呼,说:“名哥,诺言,你们总算来了,你们再不来我都怕他们会走了。”

  说着他就引我们往里面走,我看到他极其自然的掏出一张会员卡递给领班,心里暗暗吃惊,寻思看来孙南北在南津的地位也不低嘛。

  一边想着,我和沈诺言也都各自交了卡,刷卡之后,领班看了我一眼,我顿时心头一紧,就听他说:“这位先生,我们的卡实行的实名认证,这卡好像不是你的吧?”

  我寻思完了,这卡上的信息显示是个女人,可我是个大老爷们,他们肯定不给我进去了。

  谁知道我刚想完,沈诺言就说了句叫我吐血的话,他说:“这卡就是他的,他原本是个女的,在太国做了变性手术刚回来,真的,这我前女友,你要不相信的话,咱俩可以亲个嘴给你看。”

  沈诺言的话说吐了一群人,我则气不打一处来,奶奶的,我宁愿不进去,也不想给人当成人妖啊!

  结果这家伙还嫌不够恶心,竟然真的嘟着嘴要来亲我,我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叫他有多远死多远,然后在一众人有色的目光中仓皇逃离。

  谁知道那个领班却叫住了我,我好奇的转过脸去,就见他将卡递给我,毕恭毕敬的说:“这位先生,您可以进去了。”

  四周一片惊讶的嘘声,我也有些意外,寻思这领班该不会真的相信了沈诺言的屁话吧。正想着,领班就给了我一张金色的卡,说:“这是您的会员卡,凭借这张卡,以后您随时都可以过来,而且一切消费全免。”

  听到这话,我彻底的愣了,沈诺言和孙南北也是一脸的惊讶。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我没接卡,而是问领班这卡是谁给我的?他淡淡道:“是我们老板亲自打电话来,让我交给您的,还让您务必收下。”

  此话一出,别说那些服务生了,就是不远处的那些客人都朝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每个人似乎都在好奇我到底是什么背景,竟然会惹得那个神秘老板赠卡,还免去我的花费,我甚至能感觉到很多男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刚要拒绝,沈诺言却快我一步把卡给接了过来,我看向他,他笑嘻嘻的说:“还不快谢谢老板?”

  虽然没弄明白什么情况,但看沈诺言激动的样子,我只好给人老板道谢,然后,我问领班我可不可以见见那位老板?领班摇摇头,说:“不可以哦,我们老板从不见客。”

  我有些遗憾,但也没强人所难,何况我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我道谢之后就和孙南北他们离开了柜台前,只是我刚进去,就被无数道目光盯着,看样子老板赠我卡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会所。

  也许这群人都在羡慕我,但我的心里却有些发虚,我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么个神秘的老板怎么会对我这么‘好’,她又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很担心这家伙对我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心。

  所以,我走在会所里,整个人都显得无比的小心翼翼,身体始终紧绷着,腰也微微弓着,这是我时刻警惕的表现,一旦有什么危险,我能随时做出反应。

  而沈诺言和孙南北也是如此。

  但直到我们来到叶云山所在的包间门口,想象中的危险也没有出现。

  我轻轻将门推开一道缝隙,随即听到一道女人的声音,她说:“叶哥,对付陈名这事儿最好早点办,那家伙奸猾的很,如果放任他不管,以后他可能会脱离我们的控制。”

  不用说也知道,这女人就是恨不得我死无葬生之地的杨雪晴。

  随即,一道男声响起,他说:“你放心,陈名作为我们南津的毒瘤,影响南津和谐社会的发展,就是为了百姓的利益,我也会把他给尽快清除掉的。”

  听到这,我猛的推开门,房间里的两人顿时如惊弓之鸟,我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靠在门口,点了根烟,在他们两个惊愕的目光中狠狠抽了一口,问道:“不知道二位准备怎么清除我这个害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