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102.一度见证的基石(十)

102.一度见证的基石(十)

  对于白兰的提议,一方通行并没有任何不满的地方。他点了点头,可有可无的同意了白兰的邀约。

  ——反正他也不是真的冲着那个叫做“尤尼”的姑娘去的,所以一方通行表现出来的那叫一个不骄不躁。

  而这一切都被白兰看在眼里。

  只不过,虽然这是一个惯来都会多想的家伙,但是白兰却是怎么都想不到一方通行其实和尤尼没有半点的关系,他会同意邀约也不过是为了更多的了解七的三次方……

  白兰想的再多也想不到这上面来。毕竟这个超出他所了解的情报范围之外。

  全世界只有三个人知道大空奶嘴失踪的事情。其一为上一任的基里内奥罗家族的族长、大空奶嘴的上一任主人艾丽娅,如今已经去世;其二为随侍在尤尼身侧的伽马,他大概是整个密鲁菲奥雷家族内部对于白兰的抵触和敌意最深的人了,自然不可能把这种事情告诉白兰。

  而第三个人,就是大空奶嘴现在的拥有者,外界盛传性格大变、并且在一小部分的人群之中被认为是已经遭受了白兰毒手的……尤尼。

  这三个人,无论是哪一个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将“大空奶嘴已经丢失”了的,这样的消息瞒的死死的,所以现在外界全部都还认为大空奶嘴依旧是在尤尼的手上。

  这也是白兰一直没有动尤尼的原因之一。

  尤尼赶在白兰做点什么之前先一步跑掉了,这真的是很让白兰恨得牙痒痒,每天抓心挠肺的想着要怎么才可以把尤尼给抓回来。

  而一方通行的突然出现,以及对方“似乎是来找尤尼”的这样的势头,让白兰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别的想法。

  如果这个家伙真的和尤尼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结果确实是把逃家的小姑娘给吸引回来了的话……

  白兰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当然,他是不会把自己的这点小心思告诉一方通行的。

  白兰还指望着一方通行去给他吸引回来离家的小姑娘呢。

  抱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们一路乘坐电梯来到位于这一座密鲁菲奥雷家族内部最常用的大厦的顶层。

  大厦的最顶层没有隔间,而是一整片宽敞而又明亮的空地,用玻璃修建着弧形的拱顶。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为这一整片的空间都覆盖上了暖意。

  而在这样硕大的空间里面,却只有一个人。

  墨绿色的发丝,大但是如今却失去了神采的空洞的眼眸。怀里面抱着白色的兔子玩偶的、头上戴着大大的兜帽、几乎要把一整张的脸都遮住的少女坐在床上,即便是他们进来了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那就是小尤尼哦。”

  白兰站在门口,伸展开双臂,做出了一个像是想要拥抱什么的动作来。

  “……”

  一方通行很是思考了一下,自己应该用个什么表情才比较符合“特意来到密鲁菲奥雷寻找小姑娘”的这么一个形象。

  ……卧槽这个难度就有点高了啊。

  最后一方通行只好强迫自己假装去想,坐在那里一看就是被人加害了的不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儿,而是最后之作。

  这么一想的话情感似乎是立即到位,白兰发现在看到尤尼的那一秒,身边的少年身周立刻就有可怕到林根胆寒的杀气释放了出来。

  该怎样去形容那杀气呢?

  作为黑手党之中的一方豪杰的白兰想了想。

  即便是各个家族最鼎力去培养的杀手也做不到这样的地步。那像是从最最可怕的炼狱里面、从能够将一切都掩埋,就算是山海似乎都没有办法显露出分好的无尽的尸山血海里面走出来的怪物。

  在这样的年代里面……他要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才能够沾染上这样一身可怕的杀气?

  白兰眼含深意的打量着一方通行的侧脸,若有所思。

  年轻人,你对世界一无所知。

  关于一方通行身上的这些可怕的杀气,想必魔界无数的陨落于他的手下的妖怪的亡魂最后发言权。一方通行身上沾染的每一分血色,全部都是用他们的生命去铸造的。

  是无数妖怪的鲜血,终于铸就出来了他的威名。

  如果一方通行现在回去魔界再看一眼的话,那么他就会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名字已经成为了一个呗传颂着的神话。

  魔界和现世的时间流速拥有着不小的差别。看似自从一方通行从魔界回到现世之后只过去了半年多,但是在魔界那边就已经是好几十年。

  而几十年前,那一个不知道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误闯了魔界还和八岐大蛇结下了梁子,最后神秘失踪的人类在魔界也是不少妖怪茶前饭后的谈资。

  毕竟,在他失踪的同时,作为魔界一方霸主的八岐大蛇也同时不见了踪影。

  而根据八岐大蛇以前的手下的那些妖怪们所言,这一位可怕的、自从上古的神话时代就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大妖的最后一次离开自己的领地,就是为了去追杀那个人类。

  这么一联想的话,就算荒谬无比,但是似乎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来。

  那个人类拥有着足以匹敌八岐大蛇的力量。

  就算他其实没有能够杀死八岐大蛇,又或者是已经死在了八岐大蛇的手下,但是毫无疑问,八岐大蛇本人肯定也受到了不轻的创伤。

  不然的话,她是绝对不可能这么久都不出现的。

  就算是不出现,但是至少也应该有一些消息传递出来才是。

  但是没有。

  八岐大蛇就这样和那一个被她前去寻仇的人类一起彻底的失去了所有的踪迹。这甚至是惊动了不少诸如酒吞童子、茨木童子这样的大妖的事情。

  至于八岐大蛇……

  若是有哪一个认识八岐大蛇本体的家伙恰好去过横滨的武装侦探社,那么他一定会发现,在一方通行的房间里面有一个手掌大的玻璃瓶。

  玻璃瓶里面倒满了酒液……以及一只被酒液浸泡着的,卷曲着的紫色的小蛇。

  而那封住了瓶口的木塞上面,则是用金色和银色描绘着精致而又繁复的图案。

  又或者说,那根本不是图案,而是让懂行的人一定会忍不住拍案叫绝的精妙的封印符文。

  虽然说就算是获得了安倍晴明全部的知识,也不可能真的到达安倍晴明的高度;但是,只不过是区区的将一只“刚刚被雷劫劈的奄奄一息的妖怪封印起来”这件事情,一方通行还是做得到的。

  八岐大蛇当然不可能被这种普通的人类酿造出来的白酒给泡死。

  但是这对于她来说,大概比死亡还要难受吧。

  绝对的屈辱,以及尊严被人践踏的不甘心。

  她曾经以为这样的屈辱自己只会在须佐之男身上感受到,谁知道日后人类之中除了一个安倍晴明。

  就在八岐大蛇终于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建树接受了自己技不如安倍晴明这样的事实之后,世界上又横空冒出来了一个一方通行。

  紫色的小蛇蔫哒哒的泡在酒液里面,颓丧的像是对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希望。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很可怜了。

  白兰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些。但是一方通行身上磅礴的杀气让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身上会拥有这样的杀气的人,一定不会是什么正常意义上的好人。

  即,比起守序善良,大概是中立混乱这种形容词要来的更加合适一些。

  他不由得开始在心底动了如何把对方拉倒自己这边来的主意,毕竟一方通行所展示出来的能力实在是令人心动不已。

  绝对的力量是代表着绝对的美与强大的。这大概是人类慕强的天性使然吧。

  于是,做出了“要和这个少年打好关系”的决定的白兰,决心稍稍给一方通行一点点甜头。这样之后双方才比较好谈合作。

  “你应该有很多话想要和尤尼说吧?”

  白兰冲着一方通行露出来一个笑容。

  “那么我也就不在这里讨人嫌当电灯泡了,这个空间就暂时先留给你吧。”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体贴的带着自己的手下退出了房间。

  当然,至于这个房间里面是不是还留的有监听器和摄像头什么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白兰大人……”

  在他们走出房间并且贴心的关上了房门之后,跟着白兰一起的入江正一满脸的担心。

  “真的没有问题么?”

  他表面上指的应该是“就这样放任一个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和尤尼共处一室”,但是实际上这个小间谍通过这样的问话究竟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答案,大概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嗯?小正你指什么?”

  白兰眯着眼睛问。

  “……不,没什么。”

  看着白兰脸上那过分明媚了的笑容,入江正一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胃。

  啊,胃疼。

  一直跟在白兰的身边迟早是会夭寿的。

  一方通行或许是猜到了白兰肯定在这房间里面做了其他的什么准备,但是他一点也不在意。

  反正他和这个叫做尤尼的姑娘又不是真的有点什么。

  如果换做坐在这里的人是最后之作的话,一方通行的轻蹙才会产生波动吧。

  他有些百无聊赖的在房间里面走了几步,但是当他经过尤尼的面前的时候,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伸了出来,拉住了他的衣袖。

  “?”

  一方通行有些疑惑地顺着拉住自己衣袖的手看了过去,发现那之前还僵硬有如人偶娃娃一样的少女双眸灵动的望着自己。

  在注意到一方通行看过去之后,她的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来。

  “终于等到您来了呢。”

  “大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