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凤策长安 > 112、拓跋罗

112、拓跋罗

  北晋皇请拓跋兴业留下议事,让拓跋胤和之前开口的男子带着楚凌在宫里转转。楚凌估计那男子应该也是北晋皇的儿子,可能最大的应该是拓跋胤的亲哥哥皇长子拓跋罗。

  看来北晋皇还是很信任和看重这个大皇子的嘛。她这才刚成为拓跋兴业的徒弟,就忙不迭的让两个儿子来套近乎。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借着她这个唯一的亲传弟子刷拓跋兴业的好感度。毕竟拓跋兴业到这个年纪了,未婚无儿无女,若是按中原人的传统她这个唯一的弟子就约等于拓跋兴业唯一的亲人了。虽然貊族人的师徒伦理没有这么的严苛,却也差不多了。

  果然,三人走出殿外那男子便对楚凌笑道:“曲姑娘,在下拓跋罗,这是我四弟拓跋胤。”

  楚凌抬头看了看两人,“大皇子,四皇子。”

  拓跋罗笑道:“看来大将军之前跟曲姑娘提起过了,听说姑娘还有一个姐姐?姑娘家的事情在下深感遗憾,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楚凌看着眼前笑容雍容得体的男子,觉得这人若不是身形高大五官深邃,其实更像是中原人,“多谢大皇子关心,这些事情师父都帮我们处理好了。”

  拓跋罗点头,“那就好,我和四弟都跟大将军住在一条街上,曲姑娘若是有空也可以来府上做客。”

  楚凌点头笑了笑没有回答,拓跋罗也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拓跋兴业虽然是武将却不是傻子,他收的徒弟更不可能是,于是也不再说这些,当真带着楚凌参观起皇宫来了。

  拓跋胤走在两人身边一直不冷不热地沉默不言,拓跋罗似乎也习惯了他这副模样并不在意。

  如今正值严冬,即便是皇宫里也着实没什么看头。只是她现在也不能出宫,不跟着拓跋罗和拓跋胤走她就只能在暖阁外面等着,无聊死了还不如走一走暖和一些。

  正漫不经心地听着拓跋罗讲解皇宫的景致,只听身后嗖的一声,一阵劲风朝着她的后脑袭来。

  楚凌头也不转,只是微微偏了一下头伸手接住了射向自己的匕首。再回头便看到一个十岁出头的貊族男孩正在对着自己扮鬼脸。楚凌微微一挑眉,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男孩不由得呆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一刀射过去对方就算不受伤也会被吓得哇哇大哭,再不济也会暴跳如雷。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对着自己笑。楚凌的相貌自然是十分精致好看的,虽然现在看起来还小并没有几分少女的风姿韵味,但是对面的小鬼更小啊。只觉得眼前的漂亮小姐姐对他浅浅一笑,好像四周的花儿都开了一般晕乎乎的。

  嗖!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刚刚被他射出去的匕首已经原路返回射向了他。

  男孩连忙想要避开,可惜那匕首来的又快又急,他惊吓之下更是半步都移动不了只能睁大了眼睛连叫都叫不出来。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膝盖上突然一痛,男孩不由自主地膝盖一弯单膝跪了下去。匕首正好从他的肩膀上飞过去撞在了身后的宫墙上。

  男孩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三个人,突然哇地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楚凌无语地看向拓跋胤,“貊族的小孩,都这么胆小么?”就这点胆子还敢用匕首射人,简直是欠抽。

  刚刚出手救下了小孩的拓跋胤淡然道:“曲姑娘胆子不小,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就敢射人。”

  楚凌扬眉笑道:“若是四皇子能让我在你跟前一刀射死他,那我也只好给他赔命了。”

  “你可知道他是谁?”拓跋胤道。

  楚凌摊手道:“我不知道啊,他射我,我射他,很公平。”

  旁边的拓跋罗走过去一把将男孩从地上拉起来,不悦地道:“别哭了,十七,谁让你拿刀子射人的?”

  男孩被拎着站起身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脸小心翼翼地看了拓跋罗和拓跋胤一眼小声道:“我…我听说,她…她是大将军新收的徒弟。”楚凌笑眯眯地道:“这么说,十七皇子要杀的不是我,而是拓跋大将军的徒弟啰?”

  闻言,拓跋罗和拓跋胤都微微变了脸色。拓跋罗沉声道:“十七弟不懂事胡闹,还请曲姑娘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拓跋罗叹了口气道:“十七弟生母去的早,自小没有人教导,难免胡闹了一些。今天这事儿……”一个皇子要杀一个天启女子没什么,但是要杀大将军的亲传弟子问题就大了。

  楚凌看看那眼神懵懂的孩子,耸了耸肩笑道:“一报还一报,就当时互不相欠了。”

  拓跋罗松了口气,笑道:“多谢曲姑娘。”

  楚凌道:“大皇子真是个好哥哥。”

  拓跋罗无奈地摇摇头道:“他母亲和我母亲生前关系好些,能照料便照料几分罢了。”

  不多时拓跋兴业便派人来找楚凌,楚凌才与拓跋罗三人告别跟着拓跋兴业出宫去了。

  回府的路上,拓跋兴业听了楚凌说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不悦地轻哼了一声道:“这才入关几年,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倒是越发精通起来了。”

  楚凌心中暗道,其实勾心斗角跟入不入关没什么关系,只不过从前能争的东西不多而已。

  “往后你就专心习武,少和这些人来往。若是不能达到老夫的要求,我便将你逐出师门。”拓跋兴业道。楚凌也不害怕,笑吟吟地点头道:“是,师父。师父,方才皇帝陛下跟你说什么呢?看起来不像是公事啊。”

  闻言,拓跋兴业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沉声道:“你多了一个师弟。”

  “咦?”楚凌有些诧异地挑眉,不过看拓跋兴业的神色也知道这个徒弟不是他自己看上的,只怕也是北晋皇的要求以及平衡关系的结果了。不管怎么样,在北晋皇面前过过明路了,她这个马甲暂时算是保住了。至于师父的要求什么的,楚凌对自己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题外话------

  你们要的n年后要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