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掌上书吧 > 去地府做大佬 > 【182】毋宁死乎

【182】毋宁死乎

  “为什么?”陆吾和春云闻言都大为费解,纷纷为之一怔。

  而这圣女把萧石竹伤得如此之重,更使得他们不由得心生愤恨。

  再加上萧石竹平日里待他们不薄,故而于公于私,他们都恨不得上去给这个圣女再补上一刀。

  但萧石竹却下了救活对方的命令,让他们思忖半晌,依旧百思不得其解。

  冰冷的湖风拂面,萧石竹默不作声的转了个身,面朝东面而立,举目望向冥界这天边东落的夕阳与晚霞。

  他依旧记得,很多年前他还是懵懂少年之时,也是这么一个雨后傍晚。

  他的师父,教授了他千术的孤儿院看门大爷,负手而立于那雨后拨云的夕阳之下,郑重其事的对他叮嘱道:“萧石竹你要记住了,为君者,为王者,为将者主见固然重要,但亦要心能容人,方能成大事。”。

  多年过去了,师父音容尚存于萧石竹脑海之中,而这句话更是已深深烙印在他内心深处,早已根深蒂固;如今望着这夕阳,往事便又历历在目。萧石竹颇有感触,不禁暗自想到:“师父去世在我之前,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有没有转世?”。

  “我希望我的身边,总是鬼才济济。”回忆片刻,萧石竹猛然咳嗽几声后,缓缓说到。

  他的脸色也随着那几声咳嗽又苍白了几分,气息也因此紊乱了不少;显然是在刚才与圣女决斗时,体魄已受内伤。

  他本就没法完全控制玄力,好不容易因机缘巧合而练成神功,却也还未能将这等神功使得炉火纯青。说句难听的,若不是有玄力护体,他早被圣女打死了。

  可就算他身怀玄力,圣女依旧还能镇定迎战,把他伤得如此之重,让他想着师父当年的教诲便不惊反喜,认准了眼前这个重伤的人魂女鬼,绝对不同凡响。

  若能拉拢此人魂,成为他的左膀右臂,那对他和他的九幽国的未来发展,必然大有帮助。

  更何况从共工国的士兵们对此圣女的恭敬态度来看,此鬼在共工国中地位,想必绝不亚于句龙;而共工降兵此时就在四周,如若萧石竹能不计前嫌救活圣女,这份高贵的举动哪怕夹杂了私心私欲,也必然会被共工军们看在眼中后,对萧石竹的臣服,亦是能更死心塌地。

  想到此萧石竹不再犹豫,把灭月剑缓缓收回鞘中,道了一句:“执行命令。”后,步履蹒跚的朝着自己的中军大帐,自顾自地缓步而去。

  留下陆吾和春云呆愣在原地,面面相觑半晌后,最终还是去把军医给请了过来,将这圣女抬入军营中去......

  浑身无力的盈盈,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后,终于有了一点知觉;很快她就察觉到,此时正躺在一张松软的床榻上,身上盖着暖和的被子。

  温暖而不刺眼的阳光,洒在了她那依旧冷漠的脸上,让她虽体虚无力,却感到十分的安逸舒服。盈盈好奇惊疑下,缓缓睁开她的双那虽不可视物的眼睛。

  “圣女。”忽然,还没等她弄清楚这是在哪,也不等她回忆一下之前发生的往事,耳边便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那颤抖的话音之中,语气里透着几分急切与关心。

  “太子!”盈盈第一时间认出这声音的主人,便是一声惊呼,却也猛然发现自己的感知术已然无法使用。这一下子,她便立刻转喜为忧,心中乱了方寸。

  “别慌,是我用术封住了你的穴道,使得你体内魂气游走不畅,无法施术。”就在她慌乱中惊恐方才浮现于脸时,耳畔又传来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萧石竹!”须臾之间,盈盈脸上的慌乱神色,顿时全部化为愤怒,她咬牙切齿的问到:“原来你这厮还没死啊?”。说着就要挣扎而起,大有要找萧石竹拼命之势。

  但却因体虚无力,加上猛然挣扎,左肩伤口微有撕裂,使得她身子一歪一晃,又再次躺倒在床上,疼得呲牙咧嘴,倒吸几个冷气,嘴里连连发出“嘶嘶”声响。

  也正是这痛楚,让她猛然想起昏迷前的往事。

  那日她与萧石竹,在空中厮杀斗法半晌后,四大护法已然全军覆没。

  此刻盈盈也感知到地上军士被萧家军重创之后,想要抽身回战船上指挥共工军,暂且撤退从长计议,却三番五次被萧石竹给拦住去路。

  令她更没想到的是,那萧石竹悟性极强,虽是神功初成,却在几个回合后,已然悟到了万物之灵可为他所用,意随心动便能将这万物之灵,随时随地信手拈来。

  于是乎,若是盈盈进攻,他便吸取天地间的金石之灵气,硬化浑身肌肤骨骼皮肉。倘若是那萧石竹进攻,则将空中雷电灵气收入体内,完美的融入他魂气中后,再使这番魂气游走全身经脉一个小周天后,从掌指之间毛孔喷薄而出,覆盖手掌上后,令其五指皆可在轻轻的一点一戳间,便势如破竹削铁如泥。

  一招一式间,他把那天地万物之灵,运用得出神入化,非同小可

  面对种种不利,盈盈大感绝望之余,分神下险些被萧石竹削了几剑。若不是感知超常,她那时就已然必败无疑。这让她不敢大意,强迫自己很快镇定下来。

  再次镇定后,她料想萧石竹神功初成,难于承受这威力强大的神功带来的身体负担,必定不能持久施术。于是便使出了化进攻为逃窜,以此诱敌的计策,吸引萧石竹频频追击,奔波追逐她来以此耗损对方精气神。

  想到此后,盈盈能躲闪就躲闪,躲闪不了时,便和萧石竹过上几招后,虚晃一个虚招,再次逃走。

  而萧石竹好胜心起果然上当,不断地疲于奔命,追逐了盈盈半个时辰后,终于气喘如牛汗如雨下。体内魂气数量,急速下降。

  盈盈看准了机会,使出鬼魅神功闪现至他后背;而萧石竹果然在她闪现过去之时,已然转身面对着她。

  这次,盈盈没再逃走,而是左手虚晃一下,大有掌击对方胸口之势,却也同时举起手中灵蛇长杖,奋力朝着萧石竹头顶劈下。那萧石竹见长杖呼啸而来也不退开,只是微微一侧身,试图躲开盈盈这一击。

  可体内魂气不足,使得他行动一时迟钝,虽有侧身躲避,却还是被杖风笼罩其中。惊慌中,萧石竹只好把体内所有魂气集中,运气至盈盈手中长杖即将落下之处,他的左肩之上。

  青光暴涨的灵蛇长杖如期而至,萧石竹的左肩上随即便传来了几声闷响,想必是那肩胛已然骨裂。

  盈盈自知自己也是持久战后,丹田魂气不足,这一击若不的手便只能杀身成仁了,于是使出了全部魂气,注入长杖。

  可但见轻易得手后她也是惊喜万分,便是一时得意,冷笑起来。

  却不想萧石竹也在此时冷笑一声,毅力坚韧的他尽然在剧痛下不哼不叫,电光火石间忍痛抬起左手,一把扼住她的长杖杖身,使盈盈忽地无法抽身。

  他早已看出了盈盈的计策,考虑到自己实战经验必然不如盈盈,萧石竹只好不动声色的将计就计,来了个随水推舟,等着此刻对方欺身而进,以为胜利垂手可得时,好一击制敌。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盈盈缓过神来,他手中的灭月剑一抖,剑花一闪后,长剑快如闪电般倏地刺出,直刺入盈盈左肩锁骨之中。

  惊恐之下,也是疲惫不堪的盈盈,赶忙运气护住周身,便昏了过去......

  “圣女。”句龙的话音,把她从回忆中来了回来。

  “是萧......不,是九幽王救了你。”句龙看着她脸上困惑之色,缓缓说到:“他下令军医把你安置于军营之中僻静之所,不惜代价也一定要治好你的。”。

  “九幽王?”在弄懂了自己为什么在此地后,盈盈又听到句龙以恭谦的语气,把萧石竹这等掠地屠城的恶狼,尊称为九幽王后,又是猛然一惊。

  紧接着她那冷漠的脸阴沉了下来,怒哼一声,没好气的道:“我又没让他救我。”。

  “愿不愿意让我救你,那是你的事,我管不着。”萧石竹闻言不急不怒,反是嘿嘿笑笑,漫不经心的道:“但救不救你,就是我的事了;我乐意我开心,你也管不着。”。

  “而且我还要诚心聘请你,出任我九幽国的国师。”萧石竹随即收起笑容,面浮严肃,认真的说完此话后,又立马换成了往日那副玩世不恭的神色,对盈盈挤眉弄眼的笑问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呸!”盈盈闻言更气急败坏,不由得狠狠的啐了一口吐沫;却忘了自己是仰面躺着,吐出的口水不一会便落在了她的脸上。

  萧石竹见她狼狈万分的用衣袖去胡乱擦着脸上口水,想笑又不好意思,只得使劲憋着。

  “要吾臣服,毋宁死乎。”盈盈决绝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